朱丹溪越鞠丸的作用与功效

养生之家导读:本方五药多能行气,立意重在行气解郁,使气行血行,那么越鞠丸的作用与功效?下面小编给您介绍下。

【来源】《丹溪心法》卷三·六郁五十二。

【配方组成】苍术香附川芎神曲炒栀子各等份

【用法】共研细末,水泛为丸。每服6~9克。现代用法:作汤剂,水煎服,用量按原方比例酌情增减。

【作用与功效】行气开郁。

【主治适应症】气、血、痰、火、湿、食所致之六郁。症见胸膈痞闷,或脘腹胀痛,嘈杂吞酸,食欲不振,嗳气呕吐等。

【方解】本方五药多能行气,立意重在行气解郁,使气行血行,气畅则,痰、火、湿、食诸郁亦自解。丹溪曰:气升则食自降。因为六郁无不与气相关,如《目经大成卷之二·十二因·因厥郁五》云:“且谓六郁以气为先,气郁而成湿滞,湿滞而成热,热郁而成痰,痰滞而血不行,血不行而食不消,此六者相因为病者也,故立越鞠丸以治郁……”。方中香附行气,解气郁,为本方君药。配伍血中之气药川芎,既可活血祛瘀治血郁,又可助香附行气解郁;苍术燥湿运脾,以治湿郁;栀子清热泻火,以治火郁;神曲消食导滞,以治食郁。因痰郁乃气滞湿聚而成,若气行湿化,则痰郁随之而解,故方中不另用治痰之品,此亦治病求本之意。

若气郁偏重,可重用香附,酌加木香、枳壳、郁金以加强行气解郁之力。若血郁偏重,可重用川芎,酌加桃仁、赤芍、红花等以助活血祛瘀。

若湿郁偏重,可重用苍术,酌加茯苓、厚朴、白芷、泽泻等以祛湿。若火郁偏重,可重用栀子,酌加黄芩、黄连、青黛以清热泻火。

若食郁偏重,可重用神曲,酌加山楂、麦芽、砂仁以消食化滞。

若痰郁偏重,酌加半夏、瓜蒌、南星、海浮石以化痰。

37.png-sy

【方论】

元·朱震亨《丹溪心法》:气血冲和,万病不生,一有怫郁,诸病生焉。故人身诸病,多生于郁。苍术、川芎总解诸郁,随证加入诸药。凡郁皆在中焦,以苍术、川芎开提其气以升之。假如食在气上,提其气则食自降矣,余皆仿此。

明·吴昆《医方考》:越鞠者,发越鞠郁之谓也。香附理气郁,苍术开湿郁,川芎调血郁,栀子治火郁,神曲疗食郁。此以理气为主,乃不易之品也。若主湿郁加白芷、茯苓;主热郁加青黛,主痰郁加南星、海石、瓜蒌;主血郁加桃仁、红花;主食郁加山楂、砂仁。此因病而变通也。如春加防风,夏加苦参,秋冬加吴茱萸,乃经所谓升降浮沉则顺之,寒热温凉则逆之耳。

清·吴谦《医宗金鉴·删补名医方论》:夫人以气为本,气和则上下不失其度,运行不停其机,病从何生?若饮食不节,寒温不适,喜怒无常,忧思

无度,使冲和之气升降失常,以致胃郁不思饮食,脾郁不消水谷,气郁胸腹胀满,血郁胸膈刺痛,湿郁痰饮,火郁为热,及呕吐恶心,吞酸吐酸,嘈杂嗳气,百病丛生。故用香附以开气郁,苍术以除湿郁,川芎以行血郁,山栀以清火郁,神曲以消食郁。此朱震亨因五郁之法而变通者也。五药相须,共收五郁之效。然当问何郁病甚,便当以何药为主。至若气虚加人参,气痛加木香,郁甚加郁金,懒食加谷蘖,胀加厚朴,痞加枳实,呕痰加姜、夏,火盛加萸、连,则又存乎临证者之详审也。

清·罗美《古今名医方论》:《内经》论木郁达之五句,前圣治郁之法最详。所谓郁者,清气不升,浊气不降也。然清浊升降,皆出肺气,使太阴失治节之令,不惟生气不升,收气亦不降,上下不交而郁成矣。故经云:太阴不收,肺气焦满;又云:诸气郁,皆属于肺。然肺气之布,必由胃气之输;胃气之运,必本三焦之化;甚至为痛,为呕,为胀,为利,莫非胃气不宣、三焦失职所致。方中君以香附快气,调肺之佛郁;臣以苍术开发,强胃而资生;神曲佐化水谷;栀子清郁导火,于以达肺,腾胃而清三焦;尤妙川芎之辛,直人肝胆以助妙用,则少阳之生气上朝而营卫和,太阴之收气下肃而精气化。此丹溪因五郁之法而变通者也。然五郁之中,金木尤甚。前人用逍遥散调肝之郁,兼清火滋阴;泻白散清肺之郁,兼润燥降逆。要以木郁上冲,即为火;金郁敛涩,即为燥也。如阴虚不知滋水,气虚不知化液,是又不善用越鞠矣。

清·张秉成《成方便读》:越鞠者,发越郁鞠之意也。郁者,抑郁不伸之谓也。《内经》本有五郁之治,此特以五运而言。然五运六气之郁,皆属无形之邪,故虽郁而易愈。若夫湿痰、瘀血、食积等物有形者,一有郁遏,则为患多矣。而治郁者,必先理气,以气行则郁行,气阻则郁结耳。故首以香附流行气分之品为君,而以苍术燥湿郁,川芎行血郁,神曲消食郁。三者皆能调有形之郁,而以苍术燥湿郁,川芎行血郁,神曲消食郁。三者皆能调有形之郁,而致平和。但郁则必热,所谓痞坚之处,必有伏阳,故以山栀之降火,化阴中之伏热,使之屈曲下行,而合之香附开气郁,山栀降火郁,亦仿《内

经》五郁之治。此丹溪之大法,学者尤当临证变通,观病之所在,加减可也。秦伯未《谦斋医学讲稿》:本方系一般行气解郁的主方,不是肝气的主方。方内用苍术解湿郁,香附解气郁,川芎解血郁,山栀解火郁,神曲解食郁,并因气行湿去,痰亦不化自解。故药仅五种,总治六郁之病。六郁之病,多由气滞为先,然后湿、食、痰、火、血相因而郁,但并非一郁而六者皆郁;又六郁的出现各有轻重,不能同样看待。故用药应分主次,对本方亦当加减。如气郁偏重加木香,湿郁偏重加茯苓,血郁偏重加红花,火郁偏重加青黛,食郁偏重加砂仁,又痰多可加半夏,挟寒可加吴萸等。凡研究和使用成方,须从前人的理论和实践去认识它。朱丹溪对于本方明白指出,诸气郁,皆属于肺。又认为郁病多在中焦,脾胃失其升降,如果误为解郁便是舒肝气,先失其本意了。

盛心如《实用方剂学》:是方也,丹溪本《内经》五郁之法而变通以治气血痰食湿火诸郁也。气统于肺,血藏于肝,痰湿与食则并属于太阴阳明,火则并司于少阴少阳。香附长于行气,所以开气之郁也;苍术苦燥,所以泄湿与痰之郁也;川芎上升,所以开气之郁也;苍术苦燥,所以泄湿与痰之郁也;川芎上升,所以调血之郁也;栀子苦寒,所以清火之郁也;神曲消食郁,更所以发越其郁遏之气也。气郁则血与痰食湿火靡不因之而俱郁,故以香附为君。方后更备随症加减之法,用治一切郁证,无余蕴矣。

蒲辅周《蒲辅周医疗经验》:郁之为病,人多忽视,多以郁为虚,惟丹溪首创五郁、六郁之治,越鞠丸最好。郁证主要抓气郁、肝胃不和。

【医案精选】

1.眩晕

夏某某,男,30岁。初诊。病人于2个月来因工作不顺心,渐出现头晕,失眠多梦,注意力不集中,工作效率下降,时有上腹部饱胀感,纳呆,强食则嗳腐吞酸,舌质暗、苔白厚腻,脉弦滑。辨证为肝气郁滞挟有饮食积滞之证。治以疏肝和胃,消食导滞为法。方用越鞠丸加味:香附15g,川芎12g,苍术12g,栀子12g,神曲15g,生山楂15g,炒麦芽15g。用药7剂后腹胀感减轻,食欲大增,头晕、失眠均有好转,原方加用升麻6g升发清阳之气,继服6剂,诸症消失。[李社芳.马云枝教授运用越鞠丸验案举隅.中国中医药现代远程教育,2014,(22):21-22]。

2.更年期综合征

王某,女,52岁。初诊。自诉2年以来常感胸闷,心悸,伴头晕昏重,头目不清,心烦急躁,烘热汗出,情绪不稳,失眠多梦,腹胀,纳差,口干,口苦,大便干,小便正常。既往高血压病史。查舌红、苔白腻,脉弦细。曾服解郁丸、佳乐定、黛力新等,症状虽有缓解,但常反复,根据脉症,中医诊断:绝经前后诸证;西医诊断:更年期综合征。证属心肝失调,郁而化火,而致气机失调。治以行气开郁,养心安神。方药:苍术10g,川芎10g,香附10g,炒栀子6g,神曲10g,陈皮12g,厚朴10g,柴胡10g,当归15g,白芍20g,茯苓10g,白术10g,酸枣仁15g,珍珠母30g,甘草6g。上方7剂,服后症状稍有缓解,烦躁减轻,能正常睡眠,上方加郁金10g,石菖蒲10g,远志10g。7剂,服药后头晕沉重、头目不清、疲乏、纳差等症消失,继服上方7剂,巩固疗效。随访半年病情未再复发。[秦润笋.马云枝教授运用越鞠丸治疗更年期综合征经验.光明中医,2016,(1):36-38]。

3.胆汁反流性胃炎

陈某,女,42岁。初诊。主诉:脘腹胀满疼痛不适半月余,偶有恶心呕吐,泛酸,口苦黏腻,胃纳欠佳,大便偏烂,舌稍红、苔薄黄腻,脉弦细。平素工作压力大,情绪欠佳,忧思不宁,入睡困难,伴有月经延期,经前有乳房胀痛。2015年3月20日胃镜检查提示:胆汁反流性胃炎。病理报告:慢性浅表性萎缩性胃炎。拟疏肝利胆,化痰降火,佐以和胃。用越鞠丸加味治疗。处方:香附10g,川芎9g,苍术12g,焦栀子9g,神曲10g,旋覆花9g(包煎),赭石15g(包煎),金钱草15g,龙骨30g(先煎),牡蛎30g(先煎),远志筒10g,夜交藤15g,黄连3g,吴茱萸1g,海螵蛸10g,柴胡10g,白芍12g,甘草6g,制半夏10g,北秫米15g(包煎)。7剂,1剂/天,水煎,分早、晚服用,并嘱其放松心情,进食易消化食物。

二诊:病人诉脘腹胀满减轻,稍有口苦,泛酸症状消失,睡眠较前好转,胃纳可,二便调,舌稍红、苔薄白腻,脉弦细,守原方去海螵峭再进7剂。半个月后电话访问1次,病人告知症状已消,情绪好转,睡眠大有改善。[盛莉,龙惠珍.龙惠珍运用越鞠丸加味治疗胆汁反流性胃炎经验.陕西中医药大学学报,2016,(3):34-35]。

【临床应用】

1.慢性胃炎

(1)总有效率为93.5%。提示越鞠丸对治疗慢性胃炎有很好的临床疗效。[胡连昌.越鞠丸加味治疗肝气犯胃型慢性胃炎62例,实用中医内科杂志,2004,18(1):63]。

(2)观察组病人的治疗效果明显好于对照组病人。认为越鞠丸加味治疗慢性胃炎效果明显,值得临床推广。[金雪华.越鞠丸加味治疗慢性胃炎临床观察.海峡药学,2012,24(3):151-152]。

2.肠道功能紊乱

治疗组总有效率优于对照组,两组治疗后症状积分较治疗前均有改善,而治疗组改善程度优于对照组。证明越鞠丸加减治疗胃肠道功能紊乱具有较好的临床疗效。[樊新荣.越鞠丸加减治疗胃肠道功能紊乱的临床观察.中国中医基础医学杂志,2014,20(11):1591-1592]。

3.胃与十二指肠溃疡

总有效率为93.65%。明越鞠丸加减治疗胃与十二指肠溃疡具有较好的临床疗效。[李志谦,葛学英,仇维荣.越鞠丸加味治疗胃与十二指肠溃疡268例,山东中医杂志,1996,15(2):67]。

4.不稳定型心绞痛

治疗组高敏C-反应蛋白(hs-CRP) 、白细胞介素-6(IL-6) 均降低, 白细胞介素-10(IL-10) 变化不明显。PCI术后48小时, 两组三项指标均明显升高, 治疗组hs-CRP、IL-6升高程度明显低于对照组, IL-10升高程度明显高于对照组。证明老年UA病人PCI术前口服越鞠丸短时间内可降低血清hs-

CRP、IL-6水平, 术后可明显降低hs-CRP、IL-6升高幅度, 可作为老年UA病人PCI手术前后辅助治疗药物进行推广。[毛拉提·努尔沙德克, 付德军.越鞠丸对老年人不稳定型心绞痛炎性因子治疗作用的临床研究.中国医药指南,2015,(20):204-205]。

5.癔病性失音

治愈6例,有效率为67%;好转3例,有效率为33%;无效0例。证明采用越鞠丸加减治疗癔病性失音疗效满意。[于春霞,杨柳,任玉洁.越鞠丸加减治疗癔病性失音9例.河南中医,2012,(4):494-495]。

6.脂肪肝

治疗组有效率为84.75%,对照组有效率为53.30%,治疗组疗效高于对照组。证明越鞠丸对脂肪肝有良好的疗效。[雷其山.越鞠丸为主治疗脂肪肝59例.河南中医,2003,(3):55]。

7.肾病综合征

治疗组总有效率为86.6%,对照组总有效率为53.3%,治疗组激素副反应有效率高于对照组。结果证明越鞠丸加减治疗肾病综合征及其激素治疗的副作用方面有良好的疗效。[杨雪花.越鞠丸在提高激素治疗肾病综合征疗效及减轻副反应中的临床研究.国医论坛,2006,(1):22-23]。

8.高脂血症

越鞠丸加山楂、决明子与辛伐他汀的疗效相当;治疗组无明显副作用。停药2周复查,对照组11例血脂升高。证明越鞠丸加山楂、决明子治疗痰浊阻遏型高脂血症安全、有效。[冯笑予,高嵩山.越鞠丸治疗痰浊阻遏型高脂血症病人疗效观察.黑龙江医学,2013,(9):796-798]。

9.乳腺增生

总有效率为95.0%。提示越鞠丸对治疗乳腺增生有很好的临床疗效。[刘书珍,褚明君.加减越鞠丸治疗乳腺增生病60例,甘肃中医,1999,12(5):41-42]。

10.卒中后抑郁

预防组的出现抑郁(PSD) 的例数比对照组明显降低。提示越鞠丸对预

防卒中后抑郁有很好的临床疗效。[李建国,郭刘峰,张建宾.越鞠丸预防脑卒中后抑郁的临床观察.陕西中医,2009,30(6):678-679]。

11.不寐

总有效率为95%。提示越鞠丸对治疗不寐有很好的临床疗效。[蔡小平.越鞠丸加减治疗不寐40例,陕西中医,2003,23(8):727]。

【实验研究】

1.抗抑郁

(1)具有抗抑郁样活性。[尉小慧,徐向东,沈敬山,等.越鞠丸及各单味药醇提物对小鼠的抗抑郁作用研究,中国药房,2009,20(3):166-167](2)发现越鞠丸能升高抑郁症模型小鼠脑组织中的5-HT含量,降低血浆皮质醇含量。[闫东升,周小琳,石和元,等.越鞠丸对抑郁症模型小鼠行为学、5-羟色胺及血浆皮质醇的影响.江西中医学院学报,2007,(2):64-67]。

2.行气解郁

越鞠丸通过提高胃液酸度、胃蛋白酶浓度及胃蛋白酶活力发挥行气解郁的生理功效。[王雪,李文,唐丹,等.越鞠丸对大鼠胃酸胃蛋白酶的影响.中药与临床,2015,(2):55-56]。

3.改善代谢综合征

越鞠丸能改善代谢综合征大鼠代谢紊乱证候群, 其上调P-AMPK-α蛋白的表达是其可能的作用机制。[杨红莲,张丽,段玉红.越鞠丸对代谢综合征模型大鼠的治疗作用及其对肝脏AMPK-a表达的影响.江苏中医药, 2015,(5):77-79]。

4.治疗非酒精性脂肪肝

越鞠丸能增强NA FLD大鼠肝脏PPAR mRNA的表达, 可能是其治疗NA FLD的分子机制之一。[邓国兴,张金兰,高玮,等.越鞠丸对非酒精性脂肪肝病大鼠肝脏P PARa表达的影响.中国老年学杂志, 2011, (7) :1219-1220]。

5.神经保护作用

越鞠丸醇提物(YJ-E)对1-甲基-4-苯基-1,2,3,6-四氢吡啶离子

(MPP+) 模型中的嗜铬细胞(PC 12) 具有保护作用, 其机制可能是通过上调PACAP的表达及其下游ERK、CREB的磷酸化。[陈畅, 唐娟娟, 夏宝妹, 等.越鞠丸对帕金森病体外模型的神经保护作用研究.南京中医药大学学报,2015,(2):156-159]。

【临证提要】

本方又名芎术丸。治气、血、痰、火、湿、食六郁,本方所治诸郁均属实证,若为虚证郁滞,则不宜单独使用。临证用药时,可随症加减:气郁偏重者可加用木香;湿郁偏重者可加用茯苓;血郁偏重者可加用红花;火郁偏重者可加用青黛;食郁偏重者可加用砂仁;又痰多可加半夏;挟寒可加吴茱萸等。现常用治疗急慢性胃炎,十二指肠溃疡,乳腺增生,抑郁症,失眠等。临床上由中焦脾胃气机不畅,升降失常而导导致的气、血、痰、火、食、湿等郁滞而引起的胸膈痞闷,吞酸呕吐,饮食不消,嗳气呕吐等症状,均可使用本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