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痛的中医辨证治疗

养生之家导读:腹痛是指胃皖以下,耻骨毛际以上的部位发生疼痛的症状而言。在临床上极为常见,可出现于多种疾病中

【概述】

腹痛是指胃皖以下,耻骨毛际以上的部位发生疼痛的症状而言。在临床上极为常见,可出现于多种疾病中

腹部内有肝、胆、脾、胃,大小肠、膀胱等脏腑,并为手足三阴,足少阳,手足阳明,二中,任带等经脉循行之处。若因外邪侵袭或内有所伤,以致气血运行受阻,或气血不足以温养者,均能产生腹痛。

15.png-sy

【病因病机】

腹痛为外感时邪,饮食不节,情志失调及素体阳虚等导致的气机郁滞,脉络痺阻及经脉失养所致。此外腹部手术之后,跌朴损伤亦可导致气滞血淤,脉络阻塞而引起腹痛。总之,腹痛的病因病机不外寒热虚实四端,四者往往相互错杂,或寒热交错,或虚实挟杂,或为虚寒或为实热,因此必须从临床实际出发,分析其不同的发病机制,作出正确的辨证和治疗。

【类证鉴别】

腹痛一证牵涉范围较广,如痢疾、霍乱、积聚、肠痈、疝气、蛔虫以及妇科等疾病,均能出现腹痛。但痢疾之腹痛,是里急后重,下痢红白黏液同时岀出现,而霍乱之腹痛,是与上吐下泻交作,积聚之腹痛,是与腹中包块并见。肠痈之腹痛,集中于右下腹部,拒按眀显,转侧不便,右足喜屈而畏伸;疝气之腹痛,牵引睾丸,蛔虫之腹痛,多伴有嘈杂吐诞,发作有时,或鼻痒,睡中啮齿等一系列的蛔虫特征。妇科之腹痛,多见到胎、产、经、带的异常。上述各种疾病所岀现之腹痛,与本所讨论之单纯腹痛,是有明显的区别,不难分辨的。

胃处腹中,因此,腹痛与胃痛,是有密切联系的。但就部位而论,是有区别的;以上腹部胃脘近心窝处疼痛者为胃痛;以胃脘以下耻骨毛际以上的部位疼痛者为腹痛。

而胃痛多岀现脘腹胀闷、纳差或得食痛减,或食后痛增或吐苦泛酸,或呕逆嗳气等证。

这些症状在腹痛是少见的,两者亦不难鉴别。

【辨证论治】

腹痛的临床辨证,主要根据病因、疼痛部位、疼痛性质等,辨别其寒热、虚、实,在气在血,在脏在腑。一般而论,实痛拒按,虚痛喜按;饮则痛为实,饥则痛为虚;得热痛减为寒,得寒痛减为热;气滞腹部胀痛,痛无定处,血淤腹部刺痛,固定不移。

从部位辨证,少腹疼痛掣及两胁,多属肝胆病;小腹痛及脐周多属脾胃、小肠、肾、膀胱的病。根据各个脏腑之功能特性,以及腹痛同时岀现的各种症状详加辨别,找岀症结所在,给予适当的治疗,是辨证论治的关键。

治疗腹痛多以“通”字立法。所谓通并非单指攻下通利而言。如《医学真传》说夫通则不痛,理也。但通之之法,各有不同。调气以和血,调血以和气,通也,下逆者使之上行,中结者使之旁达,亦通也;虚者助之使通,寒者温之使通,无非通之之法也。若必以下泄为通,则妄矣。”可知治疗腹痛,固以通则不痛为原则,而其中真义,临证时必须灵活掌握。根据叶天士“久痛人络”之说,采取辛润活血通络之法对缠绵不愈之腹痛尤为常用。

1.寒邪内阻型

症状:腹痛急暴,得温痛减,遇冷更甚,口和不渴,小便凊利,大便自可或溏薄,舌苔白腻,脉象沉紧。

治法:温中散寒

方药:良附丸合正气天香散为主方。

处方:用高良姜、干姜、柴苏温中散寒,乌药,香附,陈皮理气止痛。如脐中痛不可忍,喜按喜温,手足厥冷,脉微欲绝者为肾阳不足,寒邪内侵,宜通脉四逆汤以温通肾阳。如少腹拘急冷痛,苔白脉沉紧,为下焦受寒,厥阴之气失于疏泄,宜暖肝煎,以温肝散寒。如腹中冷痛,手足逆冷而又身体疼痛,为内外皆寒,宜乌头桂枝汤以散内外之寒。如腹中雷鸣与痛,胸胁逆满,呕吐,为寒邪止逆,宜附子粳米汤以温降逆。

2.湿热壅滞型

症状:腹痛拒按,胸心不舍,大便秘结或溏滞不爽,烦渴引饮,自汗,小便短赤,舌苔黄腻,脉象濡数。

治法:泄热通腑。

方药:大承气汤加减。

方用大黄苦寒泄热,攻下燥屎,芒硝咸寒润燥,软坚破结,佐以厚朴,枳实破气导滞。如燥结不甚,是湿热重者可去芒硝加黄芩,山栀子等,如腹痛引及两胁者,可加柴胡、郁金。

3.中虚脏寒型

症状:腹痛绵绵,时作时止,喜热恶冷,痛时喜按,饥饿劳累后更甚,得食或休息后稍减,大便溏薄,兼有神度气短,怯寒等证,舌淡苔白,脉象沉细治法:湿中补虚,和里缓急。

方用:小建中汤为主方。

方用桂枝配恰糖,生姜配大枣,温中补虚,芍药配甘草,和里缓急。如见神疲,少气,或大便虽软而艰难者为气虛无力,可加黄芪以补气。若虚寒腹痛,见证较重,呕吐肢冷脉微者用大建中汤以温中散寒。若腹痛自利肢冷脉沉迟者则属脾肾阳虚,用附子理中汤以温补脾肾。

4.饮食积滞型

症状:脘腹胀滞疼痛,拒按恶食,嗳腐吞吐酸,或痛而欲泻,泻后痛减,或大便秘结,舌苔腻,脉滑实

治法:消食导滞。

方药:轻证用保和丸,重证用枳实导滞丸加减。后方用大黄、枳实、神曲以消食导滞,黄芩、黄连、泽泻以清热化湿;白术、茯苓以健运脾胃。如兼有蛔虫,以致腹痛时作时止者,可参照蛔虫证进行治疗。

5.气滞血淤型

症状:以气滞为主者,证见脘腹胀闷或痛,攻窜不定,痛引少腹,得嗳气或矢气则胀痛酌减,遇恼怒则加剧脉弦苔薄。以血淤为主者,则痛势较剧,痛处不移,舌质青紫,脉弦或涩。

治法:以气滞为主者,宜疏肝理气;以血淤为主者,宜活血化淤。

方药:疏肝理气用柴胡疏肝散加减。方中、柴胡、香附、陈皮、枳壳疏肝解郁以止痛;乌药、甘草和里缓急以止痛;川芎行气活血以止痛。

活血化淤用少腹逐淤汤加减。方中当归,川芎,赤芍以养营活血,生蒲黄,五灵脂,没药,玄胡以化淤止痛;肉桂、干姜、茴香以温经止痛。如属腹部手术后作痛者,可加泽兰叶、红花以散淤破血,如属跌仆创伤后作痛者,可加落得打,玉不留行或加吞三七粉,云南白药等以行血破淤。

结语:

综上所述,腹痛以寒热虚实作为辨证纲领。但在临证时,往往互为因果,互相转化互相兼夹,如寒痛缠绵发作,可以郁而化热,热痛日久不愈,可以转化为寒,成为寒热。交错之证,实痛治不及时,或治疗不当,日久饮食少,进化源不足,则实证可转化为虚证;又如素体脾虚不运,神疲纳少,偶因饮食不节,食滞中阻,而见脘腹胀痛,嗳腐,苔浊腻,成为虚实夹杂之证。气滞可致血淤,可影响气机流通,因此在辨证施治时必须抓住主要矛盾,突出主要问题,首先要分辨寒热的轻重,虚实的多少气血的深浅,然后处方用药,则可以收到预期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