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棻磁朱丸合自拟健运麦谷芽汤化裁治疗失眠不寐医案

养生之家导读:赵棻磁朱丸合自拟健运麦谷芽汤化裁治疗失眠不寐医案。

黄某,女,38岁,医生

1976年9月30日初诊。主诉:失眠、多梦四个月,时轻时重。加剧三天。

病史:患者平素劳神过度。损及心脾。半年前,因患“甲亢”,疑有恶变,精神紧张,行手术切除后,又因夜晚曾一度暴受惊骇,从此夜夜不眠,目不交睫,纵能合眼片刻,而外界情况,心中亦历历明了。稍有响动,即心惊骤跳,白天亦无法安静。辰下见症:头晕目眩,耳鸣如蝉,消谷善饥,夜尿频数,精神倦怠至极。

病史四个月有余,屡经中西药治疗(药物未详),未见端倪。

39.png-sy

实验室检查如下:甲状腺功能基础代谢测量:+13%;尿糖:(-);尿常规:

脓细胞极少。脑电图正常。血常规正常。

患者自诉:从事医务工作十余年,未见如此棘手之病。以致严重影响工作,忧心忡忡,痛苦难以尽述。兹由该院某医生介绍,特来诊治。平素月经、白带正常,脉象虚弦,舌质淡,苔薄,中有浅剥。

辨证分析:患者平素工作紧张,劳伤心脾,加之某种原因的精神刺激引发严重失眠,症见精神倦怠,消谷善饥,腹中空虚,舌质淡,苔薄,中有浅剥,此乃心脾两虚。头晕目眩、耳鸣如蝉,夜尿频数,寐中惊骇,脉虚弦,显示肝肾亏虚,浮阳上扰,心神肝魂不得安宁。综观此案,证属心脾两虚,肝肾不足,心肾不交。

诊断:失眠。治法:补养心脾,交通心肾,镇静安神。方剂:磁朱丸合自拟健运麦谷芽汤化裁。

处方:紫石英30g(先煎),磁石30g(先煎),朱砂0.6g(冲服),菟丝子15g,补骨脂15g,淮山药15g,潞党参15g,芡实20g,谷芽30g,益智仁9g,浮小麦30g,甘草3g。四剂。

1976年10月5日二诊。自诉药后能入睡三到五小时,数月难眠,得此酣息,精神清爽,真乃一大快事。他症均见明显减轻。此乃向愈之征,仍继前方,加楮实子15g益气补虚、通脑安神,五剂,以善其后。随访一个月,健康状况良好,睡眠恢复正常。

【按】失眠之症,病因多端。本例患者,本因心脾亏虚,肝肾不足。

《内经》指出:“肾……气不足则善恐”“血不足则恐”。复兼暴受惊骇,以致“惊则心无所倚,神无所附,虚无所定,故气乱矣”。

心为五脏六腑之主,心失所主,五脏六腑功能皆乱。影响到肝,则头晕目眩;影响到胃,则消谷善饥;影响到肾,则耳鸣不休,夜尿频数,形体疲惫。

素体不足为本,暴受惊骇为标,此时应标本同治,互相兼顾为上策。

方中重用紫石英、磁石、朱砂,重镇安神,潜阳纳气,使浮越的心气复归原位,从上达下,这是赵老多年临证总结出来的治验,用之确有疗效;用菟丝子、补骨脂、楮实子,鼓舞肾阳,蒸腾肾水,从下济上;再配以交泰丸、磁石、朱砂,使心肾相交,阴阳互济。用党参、淮山药、鸡血藤,健脾气、养心血,以实心脾之虚。

益智仁、芡实收敛固涩,可助前药补脾固肾,以制夜间多尿。谷芽健胃、助运化,使药石不碍胃气,有利药力运行。甘草调和诸药,亦能补中。

心肾得交,心脾得补,心有所倚,神有所附,则五脏六腑功能有所支配,故能安然入睡,诸恙悉除。此乃治病求本,一剂知,二剂已,效如桴鼓。

-《中医临床家赵棻》

【按语】患者平素工作紧张,加之本身心气不足,以及外部环境的影响,超越了其身体承受能力,导致心气更加虚弱,再加上精神刺激,“惊则气乱”,导致了心神无主,神无所依,则虚阳外越,进而导致严重失眠,梦中惊骇,长此以往,必然消耗气血,导致精神倦怠;再者,长期心气不足,无以暖土,则脾虚,脾虚胃强,则消谷善饥,腹中空虚;肝藏魂,因受精神刺激,扰动魂魄,则夜梦惊骇;长期的心脾两虚,导致后天失养,致肝肾亏虚,出现耳鸣、夜尿频数的表现。方用磁朱丸重镇潜阳,镇静安神,镇定魂魄,用菟丝子、补骨脂、山药补益肾精,强壮心气心阳,用浮小麦固表,使卫气实,加上芡实固涩肾精,使邪不可干,阳气得以收敛,防止外散;谷芽可以健运脾胃,党参补心气,两者补益心脾,使心神得养;益智仁既可以收敛固涩,又可以缩尿,减少夜尿频繁的症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