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桑叶能治疗崩漏吗?

养生之家导读:荆芥疗崩漏一般需炒炭入药,似有炭药止血的作用,但桑叶疗崩漏无须炒用,故可避炭药固涩凝血之弊。桑叶止血而畅流,用之而无弊端,诚可谓疗崩漏之良品也。

我的童年不像现在的儿童幸福惬意,可玩的东西应有尽有,琳琅满目。在那缺吃少穿的动乱年代,我们穷人家的孩子只能自我找乐趣,抓蜻蜓,斗蛐蛐,养小蚕。我就是那时认识桑叶的,没想到儿时的玩物,竟是中药王国里一味重要的救命之药。

桑叶,性寒苦甘,入肝、肺二经,擅长于祛风清热,故后世本草书中多归类于清凉解表类,临床上亦多用于风热表证,我临床上亦常用于红眼病、嗓子痛、风热咳嗽等,诸如在桑菊饮、桑杏汤中作为主药,有时也用于盗汗、脱发二证,但是用得最多的还是妇科的崩漏证,即西医所称的“功能性子宫出血”之类。

1.png-sy

实践证明治疗此证,桑叶有独到之功,一旦加入治崩漏之方中,如虎添翼,力挽狂澜,常常可使崩漏迅速痊愈。关于桑叶治崩漏,本应好好写一篇文章论之,不意发现董汉良名老中医一篇佳作,颇合我意,论述翔实,就此借来以飨读者。

严用和说“夫血之妄行,未有不因热之所发,盖血得热则淖溢。”张景岳亦云:

“血本阴精,不宜动也,而动则为病……盖动者多由于火,火盛则迫血妄行。

故热邪内盛,灼伤冲任,必致崩漏。

桑叶清热、平肝、祛风,从其性味、归经、功效、主治来看,用以治疗崩漏颇合病机。桑叶虽以祛风清热为主功,但亦有滋阴平肝、凉血止血之次功。

《本草经疏》曰:“桑叶,甘所以益血,寒所以凉血,甘寒相合,故下气而益阴。”《重庆堂随笔》认为:“已肝热妄行之崩漏,胎前诸病,用于肝热者尤为要药。”故《本草从新》记载有“滋燥、凉血、止血”之功,所以桑叶治疗崩漏有卓效,为妇科医家所重视,并广为运用于临床,尤其明后清代医家多有论述和记录,足供我们临床参考和应用。

如《济阴纲目》引方氏曰:“治崩次第,初用止血以塞其流,中用清热凉血以清其源,末补血以还其旧。若只塞其流而不澄其源,则滔天之势不能遏;若只澄其源而不复其旧,则孤孑之阳无以立,故本末勿遗,前后不紊,方可言治也。”从治崩的三步法程看,桑叶不但能止血塞其流,亦可清热凉血以澄其源,且能润燥补血以复其旧,故自始至终均可配伍运用以疗崩漏。

自明之后,清代医家颇为重视,记载较详细的为《傅青主女科》,在《年老血崩篇》中所立加减当归补血汤,方中当归(酒洗)30 g,黄芪(生用)30 g,三七根末10 g,桑叶14片,水煎服。并曰:“二剂而血少止,四剂不再发。”

又说:“夫补血汤乃气血二补之神剂,三七根乃止血之圣药,加入桑叶者,所以滋肾之阴,又有收敛之妙耳。”并说:“以此方以止其暂时之漏,实有奇功。”

此方虽黄芪、当归为补气养血之剂,其性甘温益气,另佐以桑叶甘苦性寒之品,即一以滋阴养血,以制归芪之甘温;二助三七活血凉血以止血,起到相得益彰之效。

在《血海太热血崩篇》中清海丸,药有14味,炼蜜为丸,其中方内桑叶500 g,此方“补阴而无浮动之虑,缩血而无寒凉之苦,日计不足,月计有余,潜移默夺,子宫清凉,而血海自固”

前后两方,加减当归补血汤,即温热方中用桑叶之范例;清海丸,即寒凉方中用桑叶之典型。桑叶虽本性寒凉,但配伍得宜,均能起到止血塞流、清热澄源、滋阴复旧的作用,故从傅氏的经验,凡治血崩,均可配伍运用。

自傳氏之后,近代妇科医家屡有报道,并载入妇科专著中,《裘笑梅妇科经验选》(1982年浙江科技版)一书中,有自创经验方治疗中气下陷的崩漏,方曰固气补血汤,用参、术、苓、甘、归、地、萸肉、三七外,亦加桑叶一味。

细看此方,实脱胎于傅氏加减当归补血汤,并举了多例治崩漏验案。同时在书中还特别强调“止血药可选用:鲜地黄、牡丹皮、桑叶”《何子淮女科经验集》(1982年浙江科技版)一书中,在《崩漏篇》中说,“经来崩下,宜清源遏流,药用桑叶、炒白芍、荷叶、桑叶…”在其所列血崩案中指出,“年近五十,岁在更年,女子七七天癸竭,肝肾亏,水涸火炎,血海为之沸腾,而致妄行崩下。方用桑叶、牡丹皮、甘菊、槐米、竹茹等清肝凉血、宁静血海,以抑沸腾之势”。本案即仿《傅青主女科》中加减当归补血汤与清海丸之意;从“年近五十”系老年血崩之证,傅氏立有加减当归补血汤;从血海有热,傅氏创制清海丸,故论述病机和立方遣药均宗傅氏,故方中重用霜桑叶15 g。前后两诊均不弃桑叶,调治4个周期而愈。

《陈氏妇科秘要》(家传本见《医林荟萃》11辑,浙江中医学会编),关于“崩漏”自拟方育明潜阳固冲汤中,亦用桑叶止血以疗崩。

关于桑叶治疗崩漏,据《医林荟萃》第四辑(内部印行本,由浙江中医学会编)中“钱氏女科学术经验简介”一文介绍,可谓是最早的记载和运用。

绍兴钱氏女科为浙江世传女科之一,钱氏自南宋以来,代有名家,其“调经善用风药”。桑叶善于祛风清热,故治月经不调,除用桑叶外,还用藁本、白芷、防风之类,对于历代妇科医家惯用风药荆芥,有所发展和创新。钱氏崩漏方即突出了桑叶的作用,并常配甘菊以治崩漏,钱氏云:“血崩之因多为喜怒劳役伤肝,导致血热沸奔,顺肝经下行,暴则为崩,缓则为漏,斯证平肝清热凉血之品,当首选,故谓桑叶、甘菊为治崩漏之功臣。”因此,溯其源者为钱氏,创其用者为傅氏,验证于临床者为今世各家之实践。

桑叶疗崩漏,根据近代药理研究,如日本村尾静夫证明,桑叶及蚕体内含有麦角甾醇;我国杨思福测定每百克干桑叶中含维生素 B1 460 ug,鲜品含有140 ug,其他尚含有叶酸、维生素 B 12、维生素 C 等,这些有效成分可能直接起着止血治崩漏的作用。因此笔者认为,对于崩漏证,无论虚实寒热,均可配伍运用,这方面傅青主已作了示范性说明。所以在中医辨证的基础上适当配伍桑叶,可以收到增强治疗崩漏作用的效果。桑叶是一种较理想的治崩漏首选药物,可供妇科医家临床参考。

关于用风药调经以治崩漏的经验,历代妇科专著惯用炒荆芥随证加入,但荆芥毕竟是辛温发散之品,虽有祛风之功,但远不如桑叶祛风清热、凉血止血契合病机,但桑叶、荆芥,一寒一热,作为风药调经,随证施治,可补荆芥之不逮。因此,笔者认为,凡虚寒性崩漏,可考虑以炒荆芥为主药,血热性崩漏可选用桑叶为主药,但两药亦可配伍运用,尤其桑叶,在崩漏证中均可应用。

3.png-sy

荆芥疗崩漏一般需炒炭入药,似有炭药止血的作用,但桑叶疗崩漏无须炒用,故可避炭药固涩凝血之弊。桑叶止血而畅流,用之而无弊端,诚可谓疗崩漏之良品也。[《琐琐药话》]

附:(古道瘦马治崩漏验方)黄芪30 g,当归30 g,生地黄30 g,霜桑叶30 g,三七粉9 g(现可用云南白药胶囊代替),加生地榆60 g,生贯众60 g,白头翁60 g,桑白皮30 g,益母草120 g。

出血严重时加红参30 g 和龟甲30 g ,多年运用,疗效在90%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