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中医治疗小儿脱肛医案大全

养生之家导读:儿科临证医案按新生儿疾病、内科疾病、传染病、儿科杂病、外科及五官科疾病分类编排。那么老中医治疗小儿脱肛医案大全有哪些?下面小编为您详细介绍。

脱肛为病证名,指小儿肛管直肠甚至部分结肠移位下降外脱。《诸病源候论》卷五十:“小儿患肛门脱出,多因利久肠虚冷,兼用軀气,故肛门脱出。”小儿血气未充,或因久泄久痢等,以致中气下陷,不能摄纳而致脱肛。治宜内服益气升提之剂。

医案一

李某,男,3岁。

脱肛1年有余,始于间歇腹泻2个月后,早期于大便时下脱,可慢慢自行回复,以后病情发展渐致需外托才能纳回。继见下蹲、奔跑,或用点劲即脱出,经针灸等治疗效果不显。内服田来旺自拟方3剂而愈,至今无复发。

自拟方:棉花根30~60克,升麻9克,防风1.5~3克,白术9克。水煎,1剂分早、晚2次温服。

按语:脱肛或称肛门直肠脱垂,是指肛管、直肠向外翻出而脱垂于肛门外的一种疾病。因小儿发育未完全,直肠呈垂直位,或因营养不良,直肠组织软弱等因素的影响,故发病率较成人高,尤多见于1~3岁小儿。本案患儿因腹泻迁延日久,长期腹内压增加而致的肛脱。中医辨证认为,小儿久泻脾气受损,中气不足,收摄无力所致。故方中用棉花根补气;升麻升举阳气;白术、防风健脾燥湿。共奏补中益气,健脾燥湿,升阳举陷之效。故治此方适宜于久泻之脱肛。据药理研究,棉花根含有棉酸等成分,而棉酸有明显的蓄积作用及毒性。由于农药的广泛使用,我国许多地区的棉花根中,可能有一定的农药残留现象,故上案方中的棉花根可不用,或以黄芪代之为宜。(《新中医·田来旺治小儿脱肛案》)。

医案二

易某,男,7岁。

脱肛3年,多法医治无效,于1990年10月28日因咳嗽而续发,便时脱出较长,且便后鲜血淋漓,需用手上托方可纳回,求余诊之。见肛门脱出,局部紫赤,肿痛难忍,面白神倦。证为中气下陷所致顽固性脱肛。治以补中纳陷,收敛止血。投百草霜丸1剂内服。1个月后复诊痊愈。随访2年未发。

百草霜丸(蒋秋根自拟方)组成及配制:百草霜500克,研细末,过100目筛,蜂蜜600克制丸。取炼蜜(120℃)500克,和药时蜜温(100℃)与上药粉搅拌均匀,成滋润团块,分坨,搓条,制如梧桐子大,低温干燥。每服6克,每日2次,温开水送服。忌食辛辣物。

按语:古人云:“热则肛闭,虚则肛脱。”本案患儿体虚,中气不足,气虚下陷,肛门松弛,脱肛反复发作3年,且便后鲜血淋漓,系兼有大肠湿热下注所致。本方独取百草霜丸治之而瘥。其方中百草霜收敛止血;蜂蜜甘、平,滋养润肺。肺与大肠相表里,二药相合,补虚润燥,和中消积,故疗效显著。此药配方简单,便于口服,对于小儿顽固性脱肛或见出血者较为适宜。(《四川中医·蒋秋根治小儿顽固性脱肛》)。

医案三

徐某,男,2岁8个月。

1991年7月8日初诊:患儿因慢性腹泻3个月,在某医院以肠炎、营养不良调治月余,腹泻稍有好转。最近1个月出现脱肛,每次大便后均需推托还纳,但下次大便时又复脱出。先后煎服补中益气汤加味10余剂,未见明显效果,前来求治。患儿形瘦体弱,面色萎黄,食少神倦,爱哭,肢冷。大便每日2~3次,便稀,夹有未消化食物残渣及少量黏液,未见脓血。检查:肛门口可见椭圆形脱出之肠管,黏膜充血,有多处米粒大小擦伤,复有血性黏液。舌淡红,苔白,脉细弱,指纹细紫。西医诊断:重度营养不良并完全性直肠脱垂。中医诊断:脱肛。此乃脾虚失运,久病及肾,责之为脾虚下陷,肾气不固。治宜补肾固脱,健脾举陷,参之以理气利湿。处方:生黄芪8克,小茴香8克,仙茅6克,炒麦芽6克,茯苓6克,胡芦巴6克,升麻4克,枳壳5克,台乌药5克,党参5克,锁阳5克,益智5克,炒白术5克,车前子10克。水煎服,每日1剂。

另:脱出黏膜涂搽菜子油,每日2次。

二诊:药进5剂,大便基本成形,每日1~2次。脱肛便后已可自行还纳,但大便时仍复脱出。此乃脾运湿化,土醒气升,已现转机。但终因脾肾久虚,一时难复,仍循补肾健脾,举陷固脱大法,不可速补,但宜缓求。前方去车前子,加续断7克,砂仁3克。又进15剂。患儿胃开食增,脱肛自行回缩还纳复原后无复脱出。改服参苓白术散善后调理。3个月后追访,患儿活泼体胖,面色红润,体重增加1.1千克。脱肛至今未发。

按语:小儿脱肛多因先天禀赋不足,中气虚弱,或泻痢日久,中气下陷,魄门松弛所致,故治疗多从补气、升提、固涩人手。然本案患儿虽以补中益气汤加味煎服10余剂而收效甚微,是因单纯使用益气健脾升陷而未考虑到“五脏之伤,穷必及肾”之故。肾在下,开窍于二阴,脱肛一症与肾脏亦密切相关。脾虚则失升提,肾虚则失固脱,故本案治疗兼顾脾、肾二脏,以补肾固脱,健脾举陷为法。方中仙茅、台乌药、胡芦巴、锁阳、益智补肾固脱,为君;黄芪、炒白术、党参、升麻健脾益气举陷,为臣;枳壳、小茴香、茯苓、车前子理气暖脾,利湿止泻,为佐、使。全方共奏壮肾补土,固脱提举之效。同时以菜子油涂搽脱出黏膜既可减少摩擦,利于脱肛回缩返纳,又可保护脱出黏膜,减少感染机会,因而也是一种重要的辅助疗法。(《新中医·赵泽华治小儿脱肛案》)。

医案四

齐某,男,1岁8个月。

自出生后11个月始,每逢大便时直肠脱出肛门外2厘米左右,哭闹不安。便后须家长轻揉才能送人肛门内。曾于多家医院用高锰酸钾液冲洗,并常服诺氟沙星(氟哌酸)、大力克、林可霉素针等药治疗数月无效。改用复方五倍子散每次大便后外用,并给补中益气丸1/4丸配糖粉服用,每日2次。23天后,每次大便时无直肠脱出。随访10个月无复发。

复方五倍子散(庄廷明等自拟方)组成:五倍子、煅龙骨、煅牡蛎、诃子各等份,研为细末,过筛,均匀混合后装人瓶内备用。小儿大便后,用卫生纸拭净肛门及脱出的肠黏膜上的粪便,将复方五倍子散均匀撒在脱出的肠黏膜上,厚1~2毫米,再用卫生纸将脱出的肠段轻轻揉送进肛门内。每次便后必用,并内服补中益气丸1/4~1/3丸,每日2次,积极治疗原发病。

按语:本案是以外用药为主治疗脱肛的病例。小儿脱肛,临床与肺、脾、肾三脏关系密切。因其病位在大肠,肺与大肠相表里,肺脏虚寒则大肠易脱出;脾虚升举无力,肾虚不能摄纳,肛门松弛则形成本病。复方五倍子散中五倍子人肺、大肠、肾经,可涩肠,其性收;煅龙骨入肝、肾经,能收敛浮越之正气,固大肠,止脱;煅牡蛎入肝、肾经,收敛固涩;诃子入肺、大肠经,能敛肺、涩肠、下气,又固脾,止泻止脱。局部用药,作用更为直接集中,再配合补中益气丸内服,内外兼治,作用自然迅捷。(《四川中医·庄廷明治小儿脱肛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