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药药酒法治疗类风湿性关节炎案

养生之家导读:陈雅民临证医案精选能够让各位朋友更好地理解咱们的治疗思路和处方用药规律。那么中药药酒法治疗类风湿性关节炎案有哪些?下面小编为您详细介绍。

患者孙某,女,42岁,某企业下岗职工,现住承德市石洞子沟开发公司家属楼3-303号,于2006年5月9日就诊(丙戌年癸已月戊戌日)。

患者患“类风湿性关节炎”病史20年,自22岁开始出现四肢各关节损害表现后,症状反复,时轻时重,从不间断,重时四肢各关节红、肿、热、痛,活动障碍,甚至难于行走,难持重物,生活不能自理;轻时亦各关节肿痛,活动受限,影响工作和生活。20年来,从不间断,多方求治,无论本地,外省市甚至乡间僻壤闻有治法,皆趋之而往,从无效验,以致西药如激素,非甾体类抗炎药物、青霉胺、柳氮磺胺吡啶类、免疫抑制剂如甲氨喋呤、雷公藤及昆明山海棠类服用无效;中药之汤剂、散剂、胶囊、丸药,土、单验方及祖传秘方类,外用之贴敷、热熨、膏药、药浴、温泉浴;各种理疗、针灸、刺血、拔罐等等均无明显效果,迁延至今。近一个月来,症状又复出现且逐渐加剧,经友人介绍乃来我院门诊求治。

现患者来诊时由家属挽扶而至,表情痛苦,双手各指关节,指掌关节肿胀疼痛,手指呈梭状指样变形,双指掌关节肿胀、畸形,使双手呈爪样手,双腕关节肿胀屈伸不利,尺侧偏斜、双肘关节肿胀疼痛难于伸屈,肩关节亦疼痛而活动受限,下肢以膝、踝关节肿胀疼痛明显,双足趾关节亦肿胀变形,行走困难,起坐吃力,双手难持重物,穿衣吃饭系腰带等动作均感吃力,自诉痛苦不堪。查血沉60mm/L,抗“0”及类风湿因子(+)。舌质红,苔薄黄,脉沉细。细思此证,当属中医之“痹证”,其证型外象湿热之痹,因其红、肿、热、痛;然已年深日久,痹久人络,气血痹阻,累及肝肾,筋骨受损,更难单以实证论治,当为虚实夹杂之证,虽我界前辈及各名医大家有“尪痹”之说,然以此疑难大证,亦恐束手;况且用药剂型选择亦难,汤剂虽速,对此慢性之疾恐难。丸、散、膏、丹之力缓,有恐大证之不宜;外治之法虽众,又恐难以根除;思之再三,乃辨病辨证结合之确为痹证(病名尪痹),证属湿热久羁,气血痹阻,伤筋损骨,肝肾已虚,虚实夹杂,久病人络之证,治当攻补兼施,清热利湿,驱风活血,温经通络,滋养肝肾,强筋壮骨为法,以中药药酒剂缓图之,处方如下:

青风藤120克,秦艽120克,秦皮100克,牡丹皮120克,白芍100克,赤芍100克,生甘草120克,穿山龙120克,当归100克,红花80克,片姜黄80克,追地风80克,炒元胡120克,桂枝100克,伸筋草80克,徐长卿100克,千年健80克,肯碎补80克,鹿含草120克,血竭30克,1剂。

制酒法:上药1剂以加盖之大容器(勿犯铁、铝)盛药,以热水浸药搅拌,密闭闷24小时,以水浸药透,剩水极少,而药以焖透,以手握药见透软而渗水为珠为度,此时加入普通白酒10斤,共置密封口之坛内最佳,扎紧坛口浸之7日,使药力透出勿泄,而又不致酒被吸附入药内,这样10斤酒入后大约浸出加水之酒也在11~12斤左右,七日期满,勿开坛口,将整坛药酒置大锅内隔水炖热一下,以酒热浸透密扎坛口之七层毛纸湿透为度,再将坛取出,置放阴凉处透凉后开封,过滤分装于以备好之干净瓶内,密封其口,阴凉处或冰箱内保存。

服法:药酒每服20~30毫升,每日3次饭后服。服尽为一料,不待服尽,提前10天左右开始制作第二料,以备后用。

二诊:上药一料,服约40天后,症状减轻,尤其是疼痛减轻,活动较前灵便,唯关节仍肿胀,于上方不变,加知母100克,再制一料继服。

三诊:症状明显减轻,又服用40余日至今,判若两人,肿痛大减,精神及饮食如常,痛苦十去其七,为巩固疗效,继用原方不变,再制一料继服。

患者服用至今,临床症状缓解,化验血沉已正常,肿痛虽消失,关节畸形依旧,考虑此病乃慢性之疾,不可能迅速根除,得以缓解已属不易,故嘱其仍按上法制药酒常服之,以巩固疗效,患者也非常配合,二十年痼疾得以收效,自然信心大增,继用此法,以防反复。

按语:类风湿性关节炎乃临床常见而又难治性疾病,千百年来困扰人类之一大疾患也,根治颇难,且西医以“炎症”论,中医以“痹证”论,古有风、寒、湿、热痹等;又有皮、肌、脉、筋、骨痹之论,又有“五脏痹”之说,纷纷杂论;近人焦树德先生又专“疋痹”之论,近来又有吴以岭氏“络病”之提法,诸多假说,各有创新,可谓集大雅于一堂矣。然临床每遇之,殊感辨治之难,即使侥幸取效一时,难于取效之永久,于我当今杏林中人,可谓虽小恙而大难题也。余不敏,常思此证,应以缓图为要,勿犯虚虚实实之戒,取君子致中和之道,切忌大辛、大热、大苦、大寒、大补、大泻之法,总以权衡虚实,分清缓急,辨识标本,攻补兼施,以人为本,勿伤正气为第一之要务,需驱邪而不伤正,扶正而不留邪,稳中求之,方为上策。故每遇此证,自创一方名曰“青藤二秦丹芍汤”、又名“青藤煎”每获殊效(其间论文已在某些医刊中发表之)。方中青风藤乃治风湿痹痛之良药,且无寒热之偏性;秦艽祛风湿,舒筋络、祛风而不燥血;秦皮《神农本草经》云:“主风寒湿痹。”丹皮、赤芍即可凉血消肿又可活血化淤,使热肿消而气血不为之凝滞;白芍、甘草则缓急解痉,酸甘化阴,解关节筋肉之拘急而不伤正,故以上述药味为主药;加穿山龙、当归、红花、姜黄、地风、元胡、桂枝、伸筋草、徐长卿以驱风活血,温经通络;佐以千年健、骨碎补、鹿含草以滋养肝肾,强筋壮骨;尤其血竭一味,内服活血散淤止痛,诚可用之品,然入煎剂则难溶,如丸散多不化,其特性乃溶于有机溶剂之中,盖本为树脂类入药,色赤人血,但不水溶,故入酒剂或以酒为引尤佳。方药虽丝丝入扣,剂型尤需选择,再三权衡,拟以酒剂为佳,盖一可长服缓图;二可溶出有效成分,节约用药;三乃药借酒力,发散更快,助药力直达病所,以达似缓非缓,似速非速之效,远胜汤、丸、散、及膏、丹剂,且制作之法又非常法,不用酒煎法、煮酒法、酿酒法、悴酒法等,而选用浸酒法中先浸后煮法制作,使药力得以充分溶出,故方药适宜,制作得法,方能取如此之效验。因此以为酒剂治疗类风湿性关节炎不失为一种有效的治疗方法,一点愚见特提出与诸同仁讨论,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