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中医治疗鼻疡医案

养生之家导读:鼻腔溃疡是指鼻粘膜下有结节性浸润,继而糜烂,可导致瘢痕性粘连。鼻疡怎么治疗?下面小编为您详细介绍老中医治疗鼻疡医案。

鼻疡

丁甘仁医案

风热外乘,肺火上升,鼻孔生疔,肿红掀痛,虑其增剧,急宜清疏消解。

薄荷叶八分,甘菊花三钱,地丁草四钱,生草节八分,金银花四钱,连翘壳三钱,大贝母三钱,京赤芍二钱,天花粉三钱,夏枯草钱半,活芦根(去节)一两。(《丁甘仁医案续编》)。

陆观虎医案

病者:刘某,女,38岁。

辨证:鼻症(鼻疮)。

病因:肠胃火滞。

症候:鼻孔生疮作痛,流血,泛恶,腹胀,便稀。脉细弦。舌质红,苔薄黄。

治法:清热解毒,消肿止血。

1.jpg-sy

方药:

上川连3克,杭甘菊9克,侧柏炭9克,连翘6克,大贝母6克,炒赤芍9克,净银花9克,藕节炭9克,大腹皮6克,莲房炭9克,蒲公英9克。

方解:连翘、净银花、蒲公英清热解毒,消肿止痛。川连泻火清心燥湿,以和肠胃。杭甘菊平肝阳,解毒热。大贝母、赤芍清热散结,化痰凉血,行血。侧柏炭、藕节炭、莲房炭养阴润肺,凉血止血通气。大腹皮行气消肿行水,和肠胃止便稀。

病者:于某,男,30岁。

辨证:鼻病。

病因:风火郁结上炎。

症候:咳嗽,唇鼻发肿,脘中不舒,发冷。脉细数。舌质红,苔薄黄。

治法:散风清热。

方药:

冬桑叶6克,大贝母6克,陈皮丝6克,杭甘菊6克,炒赤芍6克,川通草3克,白蒺藜6克,焦稻芽9克,生枇杷叶9克(去毛),冬瓜子6克,薄荷叶3克。

方解:冬桑叶、薄荷清热散风解表;白蒺藜、杭甘菊散风清热;冬瓜子、大贝母、生枇杷叶宣肺散结,化痰止咳;焦稻芽、陈皮丝消食开胃,化痰顺气;炒赤芍活血清热;川通草通气利溲引热下行。

病者:张某,女,33岁。

辨证:鼻症(鼻疮)。

病因:肠胃不和,感受暑邪。

症候:鼻孔生疮,纳呆,头晕,脘中不舒大便白沫。月水将三月未至。脉细弦。舌质红,苔微黄。

治法:以清暑热和肠胃,佐以消肿解毒。

方药:

连翘6克,淡子芩6克,草决明6克,净银花6克,杭白芍6克,荷梗6克,杭甘菊6克,扁豆衣9克,陈皮6克,炒萸连6克,佩兰叶6克(后下)。

方解:连翘、银花清热解毒,以消鼻疮;佩兰、扁豆衣、荷梗祛暑,升清降浊,和肠胃;杭甘菊、草决明散风清热平肝,以治头晕;炒萸连、杭白芍(戌己丸)泻心清火,行气解郁,以止便沫;陈皮调中快膈,理气燥湿;淡子芩泻火补水。

二诊:

症候:服前药症状减轻纳增,眼痛,鼻疮见消,头晕已止,脘中未舒,大便白沫。月水三月未至。脉细弦。舌质红,苔微黄。

方药:按前方去淡子芩、草决明、杭甘菊、佩兰叶,加桑寄生9克、焦稻芽6克、代代花15克、佛手花3克。

方解:桑寄生益血追风,安胎。代代花,佛手花理气开郁。焦稻芽健脾开胃消食。病者:杨某,男,39岁。

辨证:鼻病。

病因:内有郁热,外感风邪。

症候:鼻肿,发冷发热,咳嗽,四肢乏力。脉浮数。舌红,苔黄。

治法:宣肺散风,清热解毒。

方药:

连翘6克,大贝母6克,丝瓜络6克,净银花6克,炒赤芍6克,枇杷叶9克,冬瓜子6克,紫花地丁6克,粉丹皮6克,蒲公英6克,苏薄荷3克(后下)。

方解:连翘、银花、薄荷散风清热解毒;赤芍、紫花地丁、丹皮、蒲公英散结清热,解毒消肿;大贝母、枇杷叶、冬瓜子宣肺清热,止咳化痰;丝瓜络通经活络。

二诊:

症候:服前剂鼻肿见消,发冷已减,热退,仍咳嗽、头痛、乏力。脉细弦。舌质红,苔浮白。

方药:按前方去粉丹皮、大贝母、丝瓜络、薄荷,加前胡6克、白前6克、青蒿9克、杭甘菊9克。

勺4八

方解:前胡、白前散风降气,消痰止咳嗽;甘菊熄风除热,以止头痛;青蒿清其寒热。(《陆观虎医案》)。

陈约山医案

鼻中腐烂,原由结毒未楚蕴于肺经所致。现在外面红肿,恐其溃烂,脉象弦数。今拟煎、末两方,以冀渐渐取效,乃为可喜。至辛辣鲜发之物尤当戒忌。

羚角片,地骨皮,银花,生草,花粉,鲜土茯苓,犀角尖,橄榄核,石决,桔梗,芦根。

末药:珠子,真川连,犀角,西黄,滑石,滴乳石,川贝母,辰砂,用土茯苓汤调散。

二诊:贵恙少有效验,颇证药石之攻,再宣。耐性调摄扶过,夏令不使反复,期为佳境。

羚片,犀角,银花,桔梗,鲜土苓,地骨皮,甘中黄,栀皮,石决,芦根。

末方:真珠子,广黄光,川连炭,灯草灰。

吹用:寒水石,白硼砂,青黛,上冰片。(《陈氏医案》)。

温载之医案

友人余杏卿于秋日偶患干咳便闭,鼻梁生疮。医云:胃火太甚,用承气汤以泻其热,通其闭。连用数剂,大黄用至二两,并不作泻。鼻疮愈肿,坐卧不宁。邀余视之。见其右寸洪数。时值秋令,的系肺燥之证,何得认为胃家实火?即用地黄饮子润燥清金。一剂便通咳止,三剂鼻疮全消。余友谓:燥与火有何分别?请申其说。”夫风寒暑湿燥火乃天之六淫,各有专属。经曰:诸涩枯涸,干劲皴竭,皆属于燥。乃肺与大肠皆属阳明燥金之气也。金为生水之源,金受火克,生化之源竭,故肠枯面便闭;肺气上逆,故干咳而鼻疮。若误作实火,徒耗其胃气,与肺无涉,愈泻愈差,治宜甘寒滋润之剂。甘能生血,寒能胜热,润能去燥,使金旺而水生,则火平而燥止矣!”(《温病浅说温氏医案》)。

其他医案

程崇明,手太阴蕴热,致生鼻疮,理宜清肺。

羚羊片,桔梗,桑白皮,甘草,黑山栀,石决明,黄芩,连翘,荆芥,白蒺藜。

宋南浔,鼻癔不利,按脉弦数。此肝阳扰肺,非小恙,最宜养性。

杷叶,桑叶,杏仁霜,通草,石决明,钩藤尖,苏子,桔梗,荷叶边。

复方,鼻生旋螺,系属肺热。又增咳嗽气逆,脉仍弦大。夏令伊迩,须防咯血。

羚羊,苏子,杏仁,马兜铃,瓜蒌仁,青铅,橘皮,芦根,枇杷叶,鲜竹茹。

叶青浦,鼻为肺之外候,风温客脑则额痛鼻渊,兼之痰火气逆,姑拟养阴肃肺。

北沙参,冬桑叶,辛夷,钩藤,石决明,白蒺藜,川石斛,料豆,枇杷叶。

复方,鼻流黄色浊涕,有腥秽之气,是脑热未楚。仍从前法。但此症久延,必致虚弱,当以奇授藿香丸煎服之,庶几相须奏效。

羚角片,桑叶,辛夷,半夏曲,北沙参,生石决,石斛,蒺藜,枇杷叶,青荷叶。[附]奇授藿香丸。

鲜藿香八两,研极细末,雄猪胆汁和丸,如桐子大。每服三钱,苍耳子汤送下。

俞芦墟,鼻管穴肿,两傍色紫,脓汁漫淫,痒而不痛。此为鼻蜃疮,系风热客于肺络,姑拟辛散治之。

羚羊角,连翘,黄芩,生牡蛎,夏枯草,青荷叶,池菊,滑石,甘草。

庄北坼,鼻痔形如榴子,渐渐垂下,窒塞孔中,有碍气息,此乃肺经风热郁久而成,宜辛夷散肺饮主之。

辛夷,生地,知母,百合,煅石膏,黄芩,甘草,升麻,麦冬,枇杷叶。

金杭州,右脉洪数,面鼻起瘰,色紫肿痛。此属肺经血热,致发肺风。但来已久,一时难得痊愈。且与辛凉清解。

荆芥,防风,蝉蜕,白蒺藜,桑叶,桔梗,甘草,黄芩,牛蒡子,杏仁。

复方:面鼻,皮色稍淡,红瘤依然。宗风淫于内,治以辛凉。

羚羊角,黄芩,生石决,连翘,枇把叶,生山栀,甘草,白蒺藜,桔梗,天花粉。杨无锡,肺风由手太阴血热上壅,发于面鼻,延及颈项,色赤而紫。热盛人血且深,姑拟祛风凉血之法。

生首乌,秦艽,白蒺藜,花粉,桑叶,大料豆,甘草,细生地。

复方,肺风蔓延已定,色淡痛减,仿古人治风先治血,血行风自熄之旨。

生地,桑叶,秦艽,川芎,花粉,当归,黄芩,赤芍,白蒺藜。

顾枫泾,肺风兼挟湿热,治以凉渗。

制军,白蒺藜,连翘,玉竹,甘草,苦参,石决明,山栀,黄芩。

王周庄,面鼻花刺,系肺热上薰,治宜清肃肺热。

冬桑叶,黄芩,白蒺藜,桔梗,枇杷叶,地骨皮,山栀,石决明,连翘。

复方,粉刺搔破,结成白屑,形如黍米。宜枇杷清肺饮主之。

党参,黄连,甘草,黄芩,枇杷叶,鲜杷叶,鲜桑白皮。

俞本城,咳嗽经时,脉躁。此系肝火射肺,鼻翅腐碎,并防咯血。

代赭石,苏子,地骨皮,桑白皮,瓜蒌霜,桔梗,枇杷叶。

陈川沙,虚热上蒸,鼻渊已久,酷暑之令,难期速效。

北沙参,麦冬,花粉,桑皮,白蒺藜,玉竹,青铅,料豆。

闵褚墅,肝火型金,鼻窍郁热,久防腐烂,治以泻肝润肺,庶几见效。

枇把叶,黄芩,山栀皮,花粉,石决明,桔梗,白芦根,甘草。

储徽州,鼻屑肺窍,又为气主,鼻中起瘴,防碍气息。古人云:肺经湿热,上蒸于脑,入鼻而生癔肉。犹如地得湿热,上生菌蕈也。治以辛夷散主之。

辛夷,白芷,防风,细辛,木通,升麻,葉本,川芎,甘草,茶叶。

江,积瘀在络,动络血逆,今年六月初,时令暴热,热气吸入,首先犯肺,气逆血涌。强降其血,血药皆属呆滞,而清空热气,仍蒙闭于头髓空灵之所,诸窍痹塞,鼻窒癔肉。出纳之气,都从口出,显然肺气郁蒸,致脑髓热蒸,脂液自下,古称烁物消物莫如火,但清寒直泄中下,清空之病仍然。议以气分轻扬,无取外散,专事内通,医工遇此法,则每每忽而失察。

连翘,牛蒡子,通草,桑叶,鲜荷叶汁,青菊花叶。

临服,入生石膏末煎一沸。

[附论]张会卿曰:鼻病无他也,非风寒外感,则内火上炎耳。外感治宜辛散,内热治宜清凉,知斯二者,治鼻大纲尽乎是矣。此治内症之大概也。惟治外科者,亦不能出此范围,鼻开窍于肺,五气人鼻,藏于心肺,心肺有病,鼻为之不利也。属阳明,位居中土,脾热病者,鼻先赤。伤寒二日,阳明受之,阳明主肉,侠鼻络于口,鼻为肺窍,胆移热于脑,则辛颊鼻渊,鼻渊者浊涕下而不止也。相火司天,鼽衄鼻窒。君火司天,鼽衄鼻窒。肺之外症,属火者多,风寒湿兼而有之,肺属金畏火,肺主气,风寒湿壅滞气机。至于鼻疽、鼻痔、鼻癔、鼻痈,坚硬难除者,或风寒郁结,或喜食膏粱博炙,阳明化热,经络壅塞而成,阳明主肉,故肉坚而不易化也,属阳明者多。肺疮、酒難鼻、赤鼻、粉刺、肺风,或酒湿伤脾,脾经蕴热熏灼于肺,属脾肺者多。脑漏一症,其因有三,或伤于风,或伤于寒,或伤于热,或肝胆之热上移于脑。伤于风者太阳隐痛,其涕清;伤于寒者额隐痛,其涕浊;伤于热者其涕黄浊,腻而臭秽者也。亦有脑髓不固,淋下无度,精气不足,致成虚怯,今录之方,虽曰外症,皆属内因。故治鼻须辨三因,内因、外因、不内外因。辨于指掌,治鼻之法得矣。余听鸿注(余景和《外科医案汇编》)。

相关内容

养生专题

中药联合阿德福韦酯治疗慢性重型乙型肝炎效果与方法、经验
中药联合阿德福韦酯治疗慢性重型乙型肝炎效果与方法、经验
当代中医专科专病治验精华对十几种重大疾病的最佳治疗方法进行了总结、分析,那么中药联合阿德福韦酯治疗慢性重型乙型肝炎效果与方法、经验有哪些?下面小编为您详细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