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毓恒血府逐瘀汤/膈下逐瘀汤治疗失眠不寐医案

养生之家导读:胡毓恒血府逐瘀汤/膈下逐瘀汤治疗失眠不寐医案。

胡某,女,39岁,营业员

初诊:1990年8月27日。病史及辨证:患者近十年来经常头昏头痛,经常失眠,甚至通宵不入睡,烦躁不安,常悲伤欲哭已三年,伴肝区痛,腹胀,曾经医院检查诊断为:①神经官能症;②慢性肝炎。中西药治疗。病情反复如故。乃于1980年6月13日住入某医院。入院检查:肝大5厘米,肝功能正常,血脂、心电图正常。内科给予胰岛素低血糖疗法。辅以静脉注射溴化钙,口服镇静安神之多赛平、地西泮、奋乃静、芬那露等以及护肝之阿卡明、肝宁、肌苷对症治疗;中药予以养心安神、疏肝解郁、清心凉血、镇静缓急之甘麦大枣汤、朱砂安神丸、天王补心丹、交泰丸、丹栀逍遥丸、柴胡疏肝散等治疗80多日,症状未见好转,患者如是唯恐病不愈,焦急万分,于8月27日就诊余;刻下症状如前。因其病因起于剖宫产后经乱量少,察其舌尖边满布瘀点,舌质偏红,脉弦小。此由情志抑郁,心神不安,肝气失调,气结血瘀,郁而化热,肝阴自耗。

治则与方药:拟用活血化瘀、疏肝理气、滋阴清热。停用胰岛素。

1.png-sy

处方:生地15g,丹皮10g,红花8g,桃仁10g,延胡索10g,枳壳10g,柴胡10g,赤芍10g,香附10g,郁金10g,旱莲20g,甘草6g。每日一剂,水煎服。

复诊:上方服二十六剂,失眠好转,晚上可睡四小时,肝痛及灼热感减轻,食欲转佳,烦躁无奈的程度减轻,次数减少。舌尖边瘀点基本消退,舌苔少,脉弦细。月经周期已超过20日未潮。久治未效,本方效捷,原方增减。

处方:生地15g,丹皮10g,莪术8g,山棱8g,延胡索10g,柴胡10g,赤芍10g,枳壳10g,制香附10g,郁金10g,旱莲20g,甘草5g,红花6g,牡蛎20g。

每日一剂,水煎服。

上方共服三十余剂,睡眠明显好转,睡得甜,每晚可睡五六个小时,心情舒畅,烦躁想哭的现象基本消除,肝痛减轻,肝脏回缩2厘米,腹胀显著减轻,舌尖、边瘀点消失,舌质紫红转浅红,脉弦细,效果良好,欣然出院。

【按】本例患者诊断属于中医学之脏躁、不寐、头痛、胁痛等范畴,前段治疗,中医以养心安神、和中缓急、疏肝解郁、清心凉血等法,从治疗原则说是无异议的。若之何不效呢?盖因病起于剖宫产后,因此,既有肉体之创伤而定有血瘀,又有精神上之刺激而必气结,如是气结血瘀,而成斯疾也。故在体征上表现最明显之处为舌尖及两侧瘀点满布,肝脏肿大肋下5厘米,这些体征证实了患者瘀血的存在,血瘀导致气结。因此,主要以活血化瘀、疏肝理气为务,使瘀消结散,气血调达,则病乃除。方以血府逐瘀汤合膈下逐瘀汤化裁,但去当归、川芎的温燥,加旱莲草滋肝肾之阴。两次处方均用柴胡以疏肝达木;第二方用莪术、山棱乃考虑到化瘀生气;用牡蛎以软坚散结之用。如此配伍,投药数十剂,疗效较佳。

——《精选胡毓恒临床验案》

【按语】患者头昏头痛,失眠,甚至通宵不入睡,烦躁不安,常悲伤欲哭已三年,伴肝区痛,腹胀,属脏躁、不寐范畴。诸法皆用,未见好转。故回顾病史,细细观之,察其病因起于剖宫产后经乱量少,其舌尖边满布瘀点,知其体内必有瘀血;情志抑郁、肝郁不舒,故又必兼有气结。血瘀于内,肝气郁结,气结血瘀,郁而化热,肝阴自耗,心神不安而致失眠等症。治应祛邪为主,以活血化瘀、疏肝理气为要,兼以滋阴清热,养心安神。又虑其血瘀于肝及胞宫,故用血府逐瘀汤合膈下逐瘀汤直达病所。由此,血瘀消,气结散,人体气血和合,气得以运血濡养心神,心神得养,神明自安,不寐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