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任温胆汤合甘麦大枣汤加苡仁、苍术治疗失眠不寐医案

养生之家导读:何任温胆汤合甘麦大枣汤加苡仁、苍术治疗失眠不寐医案。

徐某,男,43岁

初诊:1977年11月8日。消瘦,寐欠安,便欠调,腹胀滞,溲黄,疲乏,苔白满脉濡。以和脾疏气治之。

炙甘草9g,淮小麦30g,苍术4.5g,炒枳实9g,苡仁12g,山栀9g,姜竹茹9g,姜半夏6g,陈皮4.5g,沉香曲12g,瓜蒌仁(杵)12g,红枣4枚。五剂。

复诊:11月21日。药后寐见安,溲已清,效不更方。

5.png-sy

苡仁12g,白术9g,炙甘草9g,淮小麦30g,苍术4.5g,炒枳实9g,沉香曲12g,姜半夏6g,姜竹茹9g,玫瑰花4.5g,红枣4枚,瓜蒌仁(杵)12g。七剂。

【按】本例病机是湿滞脾胃。脾运失健则壅郁,症见腹胀便难,胃不和则卧不安。苔白脉濡,是其明证。处方以温胆汤合甘麦大枣汤加苡仁、苍术以健脾化湿;沉香曲以理气和胃;瓜蒌仁以润肠;山栀以利尿。药证相投,五剂而效,再七剂而愈。为失眠治疗开辟途径,方意脱胎于《内经》的半夏秫米汤而有所发展,颇可玩味。-《何任医案选》

【按语】《经》曰:“浊阴走下窍,浊气在上,则生胀矣。”又曰:“诸湿肿满,皆责于脾”。脉症所见,湿浊壅滞,清阳不肯转旋,通阳走泄法固其正治。阅古人治湿必以分消,和脾疏气必以复清浊升降为要。如是,胃得和则卧得安矣。

厥阴不主疏泄则胀,土壅亦令木郁,复诊加玫瑰花乃助木之疏泄,治血亦能除湿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