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黄与芒硝配伍的作用与功效

养生之家导读:二药皆为苦寒,同走手足阳明二经,同气相求,相须为用。大黄偏于荡涤肠胃,芒硝偏于软化燥结。现代研究表明:大黄能刺激胃肠,增加其推动性肠蠕动。

【基源与功效】大黄为蓼科植物掌叶大黄、唐古特大黄或药用大黄的干燥根及根茎。性味苦,寒。归脾、胃、大肠、肝、心包经。具有泻下攻积,清热泻火,凉血解毒,逐瘀通经之功效。

芒硝为含硫酸钠的天然矿物经精制而成的结晶体。主含含水硫酸钠。性味咸、苦,寒。归胃、大肠经。具有泻下攻积,润燥软坚,清热消肿之功效。

【药对功效】泻热通便,攻下积滞。

【配伍机制】大黄气味苦寒,沉降下行,既入气分又入血分。入气分,其苦以通泻,清泻,降泻,燥湿,寒以清热,泻火,解毒。善攻肠胃实热积滞,为苦寒攻下要药,而治热结便秘;又清热泻火解毒而治热毒疮疡、肠痈、汤火烧伤等;且苦寒既可降泻上炎之火,釜底抽薪,导热下行而治头痛目赤,咽喉肿痛;又可降上逆之胃气,而治胃热呕吐。还可清热燥湿,利胆退黄治湿热黄疸,热淋。入血分,则直清血热,凉血则可止血,又可活血,血热妄行之吐衄,用之可止血;血瘀经闭,产后腹痛,瘀血着脐,跌打损伤瘀血作痛,用之可活血。

1.png-sy

芒硝苦、咸,寒。咸以软坚,苦以通泄,寒以清热,故有软坚泻下,清热泻火之功,以咸为主,咸能软坚散结,除软化燥结而泻下之外,且又可外敷儿童腹部治食积;外敷乳房可回乳,或治乳肿痛;外敷腹部(压痛点)治肠痈;口服治胆囊炎、胆结石、尿路结石等。皆为咸软,苦泄,寒清之功也。

二药皆为苦寒,同走手足阳明二经,同气相求,相须为用。大黄偏于荡涤肠胃,芒硝偏于软化燥结。现代研究表明:大黄能刺激胃肠,增加其推动性肠蠕动。芒硝服用后,不易被肠吸收,形成高渗透压盐溶液,于是使肠内水分增加,使粪便质稀,同时亦能促进肠蠕动。因此,是治疗热结便秘的最佳配伍。

另大黄与芒硝均入血分,能除血中伏热,通血中之瘀积,治疗热与瘀血互结之证,如肠痈瘀热证。

【临床应用】

1.大便不通,腹痛痞满,可配伍枳实、厚朴等。

2.狂证,属痰瘀化火者。

3.肠痈或妇女腹部积块,妇女经闭,小腹坠胀疼痛,瘀热互结尚未成脓者,常配伍牡丹皮、桃仁等。

4.慢性痢疾,下痢,里急后重,腹胀痛,顽固不愈等。

5.湿热黄疸。使邪毒从大便排出,缩短黄疸期,加快症状的改善。

现代临床用于习惯性便秘、急性单纯性肠梗阻、急慢性胆囊炎、肝炎、胆石症、急性胰腺炎、急性阑尾炎、慢性盆腔炎、子宫肌瘤、卵巢囊肿等。

【现代研究】大黄能增加肠蠕动,抑制肠内水分吸收,促进排便。大黄有抗感染作用,对多种革兰阳性和阴性细菌均有抑制作用,其中最敏感的为葡萄球菌和链球菌,其次为白喉杆菌、伤寒和副伤寒杆菌、肺炎双球菌、痢疾杆菌等;对流感病毒也有抑制作用;由于鞣质所致,故泻后又有便秘现象;有利胆和健胃作用;此外,还有止血、保肝、降压、降低血清胆固醇等作用。

芒硝中的主要成分硫酸钠,内服后其硫酸根离子不易被肠黏膜吸收,在肠内形成高渗盐溶液,保持大量水分,肠道被扩张,引起机械刺激,促进肠蠕动;对肠黏膜也有化学性刺激作用,但并不损害肠黏膜。

【用法用量】大黄,3~10g;芒硝,10~15g。芒硝冲服。

【使用注意】年老体虚,阴津亏虚,孕妇忌用。

【按语】大黄与芒硝伍用,出自《伤寒论》中的大承气汤,张仲景用其治疗阳明腑实证,症见痞满燥实者。临床上常见于各种肠梗阻、急性阑尾炎、急性胆囊炎等,见有便秘苔黄脉沉实者。大黄与芒硝相用,若是治疗阳明热结证或肠痈热证,其用量比例关系是4:3,如大承气汤用大黄4两(12g),芒硝3两(约9g),以峻下热结;若是治疗膀胱瘀热证,其用量比例关系是2:1,如桃核承气汤用大黄4两(12g),芒硝2两(约6g),提示治疗瘀热证,当重用大黄以泻热。又大黄与芒硝相用,在通常情况下大黄用量大于芒硝,以突出药对用量有主次之分。

此外,张介宾以大黄、芒硝各等份,为末调涂,治赤鼻久不瘥,名曰“二神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