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维楚桂枝加附子汤治疗​真寒假热医案经验

养生之家导读:谭维楚桂枝加附子汤治疗​真寒假热医案经验。

真寒假热

李某,女,38岁,农妇。1979年10月5日因劳动汗出脱衣,突遇大风,顿觉受凉,身起寒栗。是夜三更,突然寒栗发颤,厚盖被褥仍感不温。

当地卫生所检查体温39.2℃,诊为“感冒”,投以西药治疗2天,未见好转。于1979年10月8日抬来我院就诊。检查时体温39.5℃,素体较差,恶风怕寒。人院3天,用西药及输液,体温仍39.4℃,精神萎靡。患者拒绝医师掀被检查,曰:

1.png-sy

恶风怕寒。输液更加不适,乃转中医治疗。诊见:患者面微红,舌苔薄白而滑,四肢寒凉,脉沉细而数,动则恶风怕寒,面壁静卧,殊无热象。

《伤寒论》云:“少阴之为病,脉微细,但欲寐。”此为风寒直中少阴,本当用麻黄附子细辛汤

但患者原已出汗,一身不痛,是为因营卫不和。先拟用桂枝加附子汤。停用西药。

服1剂后,患者自觉轻松,要求热饮。原方再进,体温降至正常。患者要求出院,带原方中药2剂,步行回家。随访未再服药而愈。[谭维楚.中国乡村医生杂志,1987(8):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