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沛然重用细辛治风湿性脑动脉内膜炎经验医案

养生之家导读:刘沛然重用细辛治风湿性脑动脉内膜炎经验医案。

重用细辛治风湿性脑动脉内膜炎(右半身麻痹及肌肉瘫痪)

薛某,男,46岁。1956年11月25日。6年前曾患慢性痢疾、疟疾、风湿痛、面神经麻痹。尤其是麻痹,经中西医治疗无效,有日渐发展的趋势,近一二年易疲劳、腰酸、尿有余沥,颜面麻痹加重,右手轻度麻痹、握力差,颜面右侧半部完全麻痹,右侧颜面表情不全,右侧牙齿咀嚼无力(不能嚼烂黄豆芽),右颈部及右肩部肌肉完全瘫痪,不能动转,肩、肘、膝关节时疼痛,腹时鸣。患者生活规律,无其他嗜好,体质较虚弱,性情沉着,体温及血压正常。舌润淡存津,脉虚濡无力。曾患疟疾(偏寒偏热),痢又伐中,不时汗出当风,体虚客忤,罹为风湿,留滞肌腠,筋络失养瘫痪,久伤肾阴,腰酸,尿余沥。先议:助阳解肌,开其痹寒,以醒肌原。宗经旨:麻杏薏甘汤加味。麻黄3 g,葳秧60 g,肥玉竹21 g,钩藤12 g(后入),天南星10 g,辽细辛30 g(后入),僵蚕6 g,天竺黄6 g,杏仁6 g,薏苡仁30 g,甘草10 g,鲜姜10片,葱根须少许。

1.png-sy

1956年12月日第五诊后,服完20剂,患者主诉:服药1个月以后,右手握力由原来的++增加到+++,原来不能嚼烂黄豆芽,现在能嚼烂了,又说能吃饼。

原来颈部右侧肌不能转动,现在能做收缩运动了。服药后并无一点不良反应。颜面逐渐牵正,右口角与左口角水平,知觉敏感,余症皆见复。

注:在五诊中细辛量由30~45 g,后又增至60 g,药味亦有增删,时减天竺黄、麻黄,时加菊花、炒苍耳、川芎、当归、蝉蜕、石斛、巴戟天、伸筋草等。葳蕤秧如缺药,可倍量肥玉竹。

1957年2月9日,继服14剂后,颜面完全牵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