栀子生姜豉汤原文用法用量与原方组成注解

养生之家导读:栀子生姜豉汤栀子豉汤清宣郁热,透邪外出。下面小编为您介绍栀子生姜豉汤原文用法用量与原方组成注解。

栀子生姜豉汤

《伤寒论》

【原文用法与原方用量】发汗吐下后,虚烦[1]不得眠,若剧者,必反复颠倒[2],心中懊侬[3],栀子豉汤主之;若少气[4」者,栀子甘草豉汤主之;若呕者,栀子生姜豉汤主之。(伤寒论:76)栀子豉汤方栀子十四个(擘)香豉四合(绵裹)上二味,以水四升,先煮栀子,得二升半,内豉,煮取一升半,去滓,分为二服,温进一服。得吐者,止后服[5]栀子甘草豉汤方栀子十四个(擘)甘草二两(炙)香豉四合(绵裹)上三味,以水四升,先煮栀子、甘草,取二升半,内豉,煮取一升半,去滓,分二服,温进一服。得吐者,止后服。

栀子生姜豉汤方

栀子十四个(擘)生姜五两(切)香豉四合(绵裹)上三味,以水四升,先煮栀子、生姜,取二升半,内豉,煮取一升半,去滓,分二服,温进一服。得吐者,止后服。

1.jpg-sy

注释:

[1]虚烦:是吐下之后余热所扰的虚烦。虚,非正气虚,此指无实热结聚。[2]反复颠倒:指神志错乱,颠三倒四。《聂氏伤寒学》释为:“翻来覆去,坐卧不宁。

[3] 懊侬:懊侬(a on do, 音奥恼) , 指心胸烦闷至甚, 莫可名状。

[4]少气:即少气不足以息。

[5]得吐者,止后服:对此后世有不同注释。有人认为服药后,火郁得开,胃气得伸,祛邪外出,则可见呕吐,吐后病解,停止服药;亦有人认为栀子、香豉无涌吐作用。

【功效配伍】栀子豉汤清宣郁热,透邪外出。本方药仅两味,栀子苦寒,既能清泄心肺胸膈之郁热而除烦,又能清泄三焦之热,导热下行;豆豉辛甘微苦寒,气味俱轻,既能宣透解郁,又能清胃热,降胃气,以助栀子之功用。此二味清中有宣,宣中有降,能使郁热得除,虚烦得解。成无己《注解伤寒论》云:“《内经》曰:“其高者因而越之。'与栀子豉汤以吐胸中之邪。酸苦涌泄为阴,苦以涌吐,寒以胜热,栀子豉汤相合,吐剂宜矣。9上二味药,用水先煮栀子,再加入豆豉同煮,去滓,分两次温服。本方先煮栀子取其清降之味,后下豆豉取其轻宣之气。

栀子甘草豉汤,为栀子豉汤加炙甘草组成。栀子豉汤清宣郁热,加炙甘草益气和中。煎服法同上。

栀子生姜豉汤,为栀子豉汤加生姜组成。栀子豉汤清宣郁热,加生姜降逆止呕。煎服法同上。

【方证论治辨析】栀子豉汤治热郁胸膈证。症见汗吐下后,虚烦不得眠,反复颠倒,心中懊侬。或伴少气,或伴呕吐。

汗吐下之后,余热未净,无形邪热郁扰胸膈。本证“虚烦”是辨证的关键,“虚”并非正气亏虚,是与有形之“实”相对而言,此处指无形之邪热,尚未与痰饮、水湿、宿食、燥屎等有形之邪相互搏结;“烦”既指病性属热,又指症状有心烦。由于无形邪热郁扰胸膈,内扰心神,则见虚烦不得眠,反复颠倒,心中懊侬。若无形邪热与有形之邪搏结致心烦者,可谓之“实烦”如热实结胸证与阳明腑实证之心烦、心中懊侬。因本证病位在胸膈,性质属热,故可用栀子豉汤清宣胸膈郁热以治之,使热清郁伸,则虚烦懊侬自除。

若热郁胸膈,伴中气不足而少气懒言者,方用栀子甘草豉汤清宣郁热,兼以益气和中;若热郁胸膈,伴胃气上逆而呕吐者,方用栀子生姜豉汤清宣郁热,兼以降逆止呕。

【原文】发汗,若下之,而烦热,胸中窒[1]者,栀子豉汤主之。(伤寒论:77)注释:

[1]胸中窒:胸中有窒塞憋闷感。

栀子豉汤治汗下后热郁胸膈证。症见烦热,胸中窒塞。

发汗或攻下后,使邪热内陷,郁遏于胸膈,胸中气机不畅,则心烦闷而热,胸中窒塞憋闷。此证较虚烦心中懊侬稍重,但病机皆属无形邪热郁遏扰于胸膈,方用栀子豉汤清宣郁热。

【原文】伤寒五六日,大下之后,身热不去,心中结痛[1]者,未欲解也,栀子豉汤主之。(伤寒论:78)注释:

[1]心中结痛:指心胸中火热邪气郁结疼痛。

栀子豉汤治伤寒大下后热郁胸膈证。症见伤寒五六日,大下之后,身热不去,心中结痛。

太阳伤寒五六日,医者误用大剂攻下药后,邪气化热入里,故身热不去;火热郁结扰于胸膈,血脉运行不利,故心胸中结痛。方用栀子豉汤清宣郁热,使热清郁宣,血脉通利,则心中结痛自除。

上述病证的心烦、心中懊侬、胸中窒、心中结痛四症,为栀子豉汤证不同发展阶段病情由轻逐渐加重的表现,然其本质皆为热郁胸膈所致,故均可用栀子豉汤清宣郁热,透邪外出。

【原文】阳明病,脉浮而紧,咽燥口苦,腹满而喘,发热汗出,不恶寒,反恶热,身重。若发汗则躁,心愦愦[1],反谵语。若加温针,必怵惕[2],烦躁不得眠。若下之,则胃中空虚,客气[3]动膈,心中懊侬,舌上胎[4]者,栀子豉汤主之。(伤寒论:221)注释:

[1] 心愦愦:即形容心中烦乱不安之状。愦(kui, 音溃) , 《集韵》曰:“心乱也。”

[2] 怵惕:即恐惧不安之状。怵(chu, 音触) , 《说文解字》曰:“怵,恐也。”惕(ti,音替),《中华大字典》曰:“惕,忧惧也。

[3]客气:指邪气。

[4]舌上胎:胎,通苔。钱天来云:“其色犹未至于黄黑焦紫,必是白中微黄耳。”

栀子豉汤治阳明热证误下后热郁胸膈证。症见阳明病,脉浮而紧,咽燥口苦,腹满而喘,发热汗出,不恶寒,反恶热,身重。

本证为阳明实热证。阳明病脉浮而紧,盖因里热炽盛,充斥血脉,正与邪争,故脉浮紧;里热伤津,故咽燥口苦;热邪内壅,腑气不通,肺气上逆,故腹满而喘;热邪伤气,经气不利,故身重。发热汗出,不恶寒,反恶热,是阳明外证的突出表现,为里热迫津外泄,治宜辛寒清热。这里的脉浮而紧是阳明病较为少见的脉象。若将脉浮而紧、身重、发热等误作太阳伤寒表实证,而妄用辛温发汗,则津液愈伤,里热愈炽,热扰心神,故见烦躁不安,心烦意乱,甚或谵语;若将脉浮紧、身重等误作寒湿为患,而用温针强发其汗,将会以火助热,耗竭心神,故见惊恐不安,烦躁不得眠;若将腹满而喘误作阳明腑实证,采用攻下之法,则下后胃中空虚,邪热犹存,扰及胸膈,故见心中懊侬,舌上生苔,舌苔或黄或白,或黄白相兼。以上病变为热郁胸膈,治宜清宣胸膈郁热,方用栀子豉汤。

【原文】阳明病下之,其外有热,手足温,不结胸,心中懊侬,饥不能食[1],但头汗出者,栀子鼓汤主之。(伤寒论:228)注释:

[1]饥不能食:胃中嘈杂,似饥但不欲进食。

栀子豉汤治阳明病下之后余热郁留胸膈证。症见其外有热,手足温,但头汗出,不结胸,心中懊侬,饥不能食。

阳明病腑实已成,自当通腑泻实,病必自愈。若阳明病,热邪散漫,腑实未成,而下之过早;或腑实已成,下之燥实虽去,而余热尚存,邪热郁于胸膈。其外有热,手足温,但头汗出者,是下后未净之邪热散漫于肌肤;郁热留扰胸膈,胸膈毗邻胃脘,胃受郁热,则嘈杂似饥,胃气不和,则不能食;不结胸,指无胸膈胃脘疼痛,按之石硬等症,故可排除水热互结的结胸证。治宜栀子豉汤清宣透解邪热。

【原文】下利后更烦,按之心下濡[1]者,为虚烦也,栀子豉汤[2]主之。(金匮下利:44)栀子豉汤方栀子十四枚香豉四合(绢裹)

上二味,以水四升,先煮栀子得二升半,内豉,煮取一升半,去滓,分二服,温进一服,得吐则止。

注释:

[1]心下濡:指心下脘腹按之濡软。

[2]栀子豉汤:药物组成与用量与《伤寒论》同,仅有个别文字差异。栀子豉汤治下利后虚烦证。症见下利好转后,心烦甚,脘腹按之濡软。

下利好转后,胃肠有形实邪已去,而无形余热未除。热性下利,本有心烦,此下利止后,心烦加重,即余热未彻底清除,而上扰于胸膈,影响心神,故心烦较前更甚;或为下利止后,心烦成为当前主症;脘腹按之濡软,即为无形邪热内扰,非有形实邪内结。治用栀子豉汤泄热除烦,清余热,以作为善后处理。

【用方思路】栀子豉汤及其类方,治大热已去而余热未清证。凡外感热病之后,余热郁扰胸膈,出现心烦、失眠、心悸等症,可随症应用栀子豉汤类方,或合用酸枣仁汤加减。临床多用于治疗失眠、焦虑症、精神分裂症、癔症、胃炎、病毒性心肌炎等疾病。

【医案举例】医案:袁某,男,24岁。患伤寒,恶寒,发热,头痛,无汗,予麻黄汤1剂,不增减药味,服后汗出即瘥。历大半日许,患者即感心烦,渐渐增剧,自言心中似有万虑纠缠,意难摒弃,有时闷乱不堪,神若无主,辗转床褥,不得安眠。其妻仓皇,恐生恶变,乃复迎余,同往诊视。见其神情急躁,面容佛郁,脉微浮带数,两寸尤显,舌尖红,苔白,身无寒热,以手按其胸腹,柔软而无所苦。询其病情,曰:心乱如麻,言难表述。余曰:无妨,此余热扰乱心神之候。乃书栀子豉汤1剂:栀子9g,淡豆豉9g。先煎栀子,后纳豆豉。一服烦稍安,再服病若失。[湖北省卫生厅.湖北中医医案选集·第一辑.武汉:湖北科学技术出版社,1978: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