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枝茯苓丸加减方有哪些?

养生之家导读:桂枝茯苓丸具有活血化淤,缓消癥块之功效。是主治血淤痰阻,气机不畅,积久形成淤阻胞宫证的首选方剂。那么桂枝茯苓丸加减方有哪些?下面小编为您介绍。

桂枝茯苓丸

桂枝茯萃丸丹皮,桃仁赤芍等分宜;

活血化淤消藏块,经闭腹痛亦能医。

(一)桂枝茯苓丸的组成与功效

桂枝茯苓丸由桂枝、茯苓、丹皮、桃仁、赤芍各8克组成。水煎服。

本方具有活血化淤,缓消癥块之功效。是主治血淤痰阻,气机不畅,积久形成淤阻胞宫证的首选方剂。

临床应用以少腹癥块不移,腹痛拒按,下血色黑晦暗,皮肤枯涩,舌紫,脉涩为其辨治之要点。若血热淤滞,或无淤血阻滞者,忌用。

凡属淤血阻滞之子宫内膜炎、附件炎、子宫肌瘤、卵巢囊肿、输卵管炎、子宫息肉、慢性盆腔炎、子宫颈糜烂、卵巢性闭经等病症,用治有效。

(二)加减方法

①气滞血淤,加香附、延胡索、青皮、当归尾、益母草。②疼痛剧烈,加蒲黄、五灵脂、乳香、没药。③包块坚硬,加三棱、莪术、穿山甲。④阳虚,加附子。⑤肾虚,加枸杞子、川续断、桑寄生。

(三)名中医用方心悟

宋·陈自明(良甫)(宋代医学家)

夺命丸(即桂枝茯苓丸),专治妇人小产,下血至多,子死腹中,其人憎寒,手指唇口爪甲青白,面色黄黑,或胎上抢心,则闷绝欲死,冷汗自出,喘满不食,或食毒物、或误服草药,伤动胎气,下血不止,胎尚未损,服之可安。已死服之可下,至胎腐烂,腹中危甚者,立可取出(摘自《妇人良方》)。

明·武之望(明代医学家)

本方水煎热服,名催生汤,候产母腹痛、腰痛,见胞浆下,方服(摘自《济阴纲目·卷十》)。

蔡小荪(上海第一人民医院主任医师)

以行气通阳,活血祛淤之“桂枝茯苓丸”(茯苓12克,桃仁、赤芍、丹皮各10克,桂枝5克),加其功专于血分,治疗妇人血气之皂角刺、鬼箭羽各20克,石见穿15克,组成“内异Ⅱ方”。具有消症散结之功效。专治癥瘕。

以桂枝茯苓丸(茯苓12克,赤芍、丹皮、桃仁泥各10克,桂枝5克),加鬼箭羽20克,夏枯草12克,海藻、三棱、莪术各10克,水蛭5克,组成“消坚汤”。

具有消症散结之功效。主治子宫肌瘤,经净后服,3个月为1个疗程。此为蔡小荪医师治疗子宫肌瘤经验方,运用临床数十年,效果颇佳((摘自《首批国家级名老中医效验秘方精选》(续集)第326页)。

郭仲权(名老中医)

桂枝茯苓丸善治妇科淤血症。确能收到良好的效果。

凡淤阻经脉,气血不畅之闭经、痛经、经行过期不止,均可用本方治之。月经后期的痛经,宜加丹参、当归、香附;阳虚内寒血淤之顽固性痛经,于经前合艾附暖宫丸;经闭不行,加茜草根、三七。

功能性子宫出血(功血),加益母草、生蒲黄,疗效满意。

不孕症之属气血淤滞,慢性盆腔炎等,加淫羊藿、菟丝子、苍术、香附;如输卵管阻塞之不孕症,加丹参、穿山甲、延胡索、路路通;如子宫肌瘤而不孕,加夏枯草、茜草、昆布。

盆腔炎之属气滞血淤,加香附、当归、延胡索;寒凝血滞,加小茴香、丹参、香附。.

子宫肌瘤之属淤阻气机,加三棱、莪术、大黄、丹参、牡蛎(摘自《医方妙用》第211页)。

赵明锐(名老中医)

在临床上反复试验的结果,以桂枝茯苓丸合当归芍药散使用,疗效既高,治疗范围又为广泛。笔者将此合方广泛运用于妇女的各种疾病,诸如痛经、闭经、月经不调、崩漏、癥瘕结聚等病症,只要确是寒凝血滞、淤血内阻,或湿滞血淤者,其主要证状为:少腹痛、拒按,下血紫暗,血中有块,下血块后疼痛减轻,遇寒则甚,得热痛减,或白带过多,腰困,下肢浮肿等,皆有卓效。其可以使闭者通、崩者止,实属奇妙。又将此方试用于因上节育环后,有腹痛出血、白带多反应者,也屡用屡效(摘自《经方发挥》第72页)。

于世良、史定文(中医专家)

笔者认为,桂枝茯苓丸不独用于妇女之子宫肌瘤、息肉、卵巢囊肿、宫外孕、盆腔炎。男子下腹部淤血性病症亦可用之。近10年来,加海金砂、蒲公英、白茅根等治疗急慢性前列腺炎,均取得显著效果(摘自《中国名方精释》第206页)。

梅进才(中医专家)

慢性前列腺炎中医书籍中常把它归于淋浊范围,用传统的清热利湿通淋诸法虽然能很快把尿频、尿痛等尿道刺激症状解除,但据我的临床观察,肿大的腺体并不会因尿道刺激症状的解除而恢复,因而易于复发。张仲景《金匮要略》方桂枝获苓丸加人理气软坚化癥之品(土茯苓、半枝莲、白花蛇舌草、荔枝核各30克,王不留行、冬葵子、马鞭草、白芷、萆薢各20克)治疗本病,取得了临床症状消除,肿大的腺体康复的理想效果[摘自《云南中医学院学报》梅进才。桂枝茯苓丸化裁治疗慢性前列腺炎36例,1998;21(3):23-25]。

张天(中医专家)

阳痿、前列腺炎之属肾气不足,痰湿淤阻者,治宜化痰祛淤,益肾通阳。以桂枝茯苓丸合二陈汤加味(阳起石、青礞石、车前子、淫羊藿、赤芍各15克,牡丹皮、浙贝母、当归、桃仁、姜半夏、桂枝、茯苓各10克,陈皮、甘草各6克。水煎服)。服药2周,会阴作胀消失。但阳事举而不坚,去青礞石,加菟丝子、巴戟天各15克,继续服2周后,小便爽利,阳事已举,诸证皆愈[摘自《中医杂志》1997;38(8):468--469]。

杨百茀(中医专家)

以桂枝茯苓丸(白芍15克,桃仁、丹皮、桂枝、茯苓各10克)、合四物汤(当归、赤芍、生地黄各15克,川芎10克,加黄芪30克。具有益气活血,逐淤通络之功效。主治脑卒中,半身不遂,口眼歪斜,语言蹇涩,口角流涎,脉迟缓或浮弱,舌苔薄白。对脑卒中后遗症属气虚者有良效。脑卒中初期实证不宜之(摘自《首批国家级名老中医效验秘方精选》第188页)。

金季玲(中医专家)

以桂枝茯苓丸(桂枝、茯苓、桃仁、牡丹皮、赤芍各10克)加夏枯草15克,丹参、延胡索各12克,三棱、莪术、川楝子各10克,由慈姑6克。主治子宫内膜异位症之淤血凝滞型之痛经、异位结节、包块。从而使异位之子宫内膜形成的包块体积缩小或萎缩。

如月经量多者,在月经期用上方去三棱、莪术、山慈姑,桃仁,加五灵脂、蒲黄炭、茜草各10克,乌贼骨20克,三七粉7克[摘自《辽宁中医杂志》1994;21(6):2712721。

王希知(重庆市中医研究所主任医师)

不孕症之属卵巢囊肿所致者,王老以活血化淤之桂枝茯苓丸合金铃子散化裁(茯苓30克,赤白芍、柴胡、泽泻、白术、牡丹皮、丹参、延胡索各15克,桂枝、桃仁、制香附、川芎、川楝子各9克)以疏肝理气,活血化淤,利水消癥(痃瘕),经水通调,摄精成孕(摘自《名医治病》第346页)。

张季高(名老中医)

属血淤经行腹痛,方用桂枝茯苓丸加味(茯苓、赤芍、桃仁、延胡索、五灵脂各10克,桂枝、牡丹皮、蒲黄各5克)以活血化淤,理气止痛而获愈。

产后恶露不绝,表现为一派淤血见症者,选用桂枝茯苓丸(桃仁、茯苓、赤芍各10克,桂枝、牡丹皮各5克),加益母草15克,蒲黄10克,以活血化淤而止血(摘自(名医治病》第331、363页)。

姜琦(名老中医)

子宫肌瘤为标实本虚之证。虽为淤结所致,但不可强攻,方选桂枝茯苓丸加减[茯苓、赤芍各15克,当归、续断、党参、牡丹皮、黄药子各10克,三七末(冲)2克],以和营消积(摘自《名医治病》第370页)。

干祖望(名老中医)

桂枝茯苓丸原为妇人癥积,腹中有块而设。干老将其发挥,用治声带息肉,临床上获得一定效果。其方如下:茯苓、槐花、莱菔子、桃仁各10克,赤芍、天竺黄、桔梗各6克,桂枝、射干各3克。如病程旷久,干老常配合三甲散,疗效可提高(摘自《名医治病》第490页)。

杨光华(中医专家)

以桂枝茯苓丸治疗包裹性胸腔积液11例,不仅积液很快吸收、消散,且对消除胸痛等证效果尤佳[摘自《四川中医》1989;7(4):15」。

黄志华(中医专家)

以桂枝茯苓汤(茯苓、赤芍各60克,桂枝、丹皮、桃仁各30克)。每日1剂。水煎服。同时用鲜鸡蛋1个,外壳打一小口,将蜈蚣1条(长15厘米)研末纳入蛋内,以稠面糊封裹,人草木暗火内烧熟,晨空腹服,每天1个。10天为1个疗程。治疗肾炎后蛋白尿66例。治疗结果:痊愈54例,有效10例,无效2例。多在2~3个疗程显效[摘自《陕西中医》1991;12(7):30_。

吴忠文(中医专家)

以桂枝茯苓丸为基本方,加味治疗术后粘连性肠梗阻18例。气滞偏重者加广木香、厚朴或砂仁;偏寒者加熟附片或荜茇;偏热者加蒲公英或白花蛇舌草;偏淤重者加滇三七、刘寄奴。治疗结果18例患者全部治愈[摘自《湖南中医杂志》1989;5(6):11]。

刘顺发(中医专家)

以桂枝茯苓丸为基本方,加味治疗皮肤变应性结节性血管炎30例。气虚加黄芪60克,血淤甚加三棱、莪术各6克;热重者加黄柏10克;下肢浮肿加汉防己、冬瓜皮各15克;面部浮肿加羌活6克;兼有表证者加防风15克;皮肤结节大而不易消退者加当归15克,丹参12克。治疗结果:痊愈23例,好转5例,无效2例[摘自《湖北中医杂志》1988;10(2):26_。

夏永清(中医专家)

以桂枝茯苓丸治疗妇科血证(崩漏、功血、倒经、老年月经复来、产后大出血、人流出血)。服药1~7剂,平均服药后10个小时出血减少。34例中治愈27例,好转7例[摘自《浙江中医杂志》1983;18(6):254]。

刘怀敏(中医专家)

以桂枝茯苓丸(桂枝12克,赤芍、茯苓各15克,桃仁、丹皮、三棱、莪术、甘草各10克,贯众、金银花各30克,连翘20克为主方。加减治疗子宫直肠窝积液20例。平均服药30天。治疗结果:痊愈12例,显效7例,无效1例[摘自《四川中医》1993;11(12):44」。

杨升山(中医专家)

以桂枝茯苓丸加牛膝、牡蛎、丹参为基本方。加味治疗子宫肌瘤100例。如肝郁加柴胡、青皮、香附、川楝子;出血多加椿根白皮、地榆炭;白带多加白薇、椿根白皮;便秘加大黄、芒硝;小便不利加泽泻、车前子;淤重加田三七、五灵脂、蒲黄、乳香、没药、水蛭、红花;软坚散结加三棱、莪术、昆布、海藻,鸡内金、鳖甲、天葵子。服药最少者36剂,最多者200剂。治疗结果:46例子宫肌瘤完全消失,34例子宫肌瘤缩小1/2以上,20例无效[摘自《浙江中医杂志》1984;19(4):180]。

华占福(中医专家)

以桂枝茯苓丸加浙贝母、夏枯草、鳖甲、牡蛎为基本方。加味治疗子宫肌瘤60例。偏于气滞加枳壳、川楝子、青皮、柴胡、香附;偏于血淤加三棱、莪术、红花、鸡血藤、刘寄奴;偏于热加黄芩、鱼腥草、蒲公英、金银花、马齿苋;偏于寒加丁香、艾叶、小茴香、炮姜、吴茱萸;肾虚腰痛加杜仲、川续断、桑寄生、狗脊、益智仁;阴道不规则出血,酌加止血药;气虚加黄芪、杜仲炭,炒川续断、炒白术、焦艾叶;血热出血加炒黄芩、旱莲草、炒地榆、苎麻根、贯众炭、炒黄柏。治疗结果:痊愈8例,好转47例,无效5例[摘自《甘肃中医学院学报》1991;(3):23_.

王惠兰(中医专家)

以桂枝茯苓丸合大黄?虫丸,加黄药子30克,鸡内金15克,水蛭15克(研末),荔枝核15克,台乌药10克。治疗卵巢囊肿300例。治疗结果:痊愈255例,好转30例,无效15例。总有效率为95%[摘自《中医杂志》1994;35(6):355。

刘昭坤(中医专家)

以桂枝茯苓丸加香附、泽兰为基本方。加味治疗卵巢囊肿98例。如寒重甚重用桂枝,加附子;热证加蒲公英、紫花地丁;气虚加黄芪;淤血加三棱、莪术、炮山甲、水蛭。每日1剂。水煎服。15天为1个疗程。治疗结果:痊愈71例,显效19例,有效6例,无效2例。总有效率为97、96%[摘自《国医论坛》1995;10(5):14」。

吴富成(中医专家)

以桂枝茯苓丸加橘核、牛膝、海藻、土鳖虫、黄芪。治疗前列腺肥大。治疗结果:治愈7例,好转21例,无效3例。总有效率为90.2%[摘自《辽宁中医杂志》1993;20(2):35]。

李武忠(中医专家)

以桂枝茯苓丸治疗男扎后痛性结节25例,均获痊愈[摘自《四川中医》1990;8(12):36。

陈立富(中医专家)

以桂枝茯苓丸加当归、香附、薏苡仁、红花、甘草为基本方。加味治疗面部斑块18例。血淤重者加丹参、益母草;湿重加苍术。每日1剂。水煎服。治疗结果:痊愈12例,好转8例[摘自《浙江中医杂志》1993;28(12):544】.

日·矢数道明(日本汉医学家)

以桂枝茯苓丸加薏苡仁。治疗1例7年高血压患者。就诊时血压159.76/99.76mmHg(21.3/13.3kPa) 。服本方3个月后, 血压降至140.26/90mmHg(18.7/12kPa) 。头痛、眩晕、心悸、气短、胸胁苦满等全消失[摘自《汉方临床》1982;26(1):251,以桂枝茯苓丸加薏苡仁。治疗子宫肌瘤,病程2个月至1年。其中某患者竟娩出如儿头大小的肌瘤。

以桂枝茯苓丸治疗梅尼埃病,痊愈。

以桂枝茯苓丸加大黄、薏苡仁内服,外用紫云膏,治疗掌柬脓疱疮症。治疗5日而愈[摘自《汉方临床》1980;27(1):46」.

日·有地滋(日本汉医学家)

以桂枝茯苓丸合大柴胡汤,治疗慢性乙型活动性肝炎(肝功能不良,乙肝抗原阳性,脾脏肿大)。坚持服以上方剂1年,肝功能恢复正常,脾脏未触及,诸自觉症状消失[摘自《汉方临床》1982;26(4):3J。

日·寺泽捷年(日本汉医学家)

以桂枝茯苓丸治疗有雷诺氏病现象的胶源性疾病患者。服药当天即感手指发热,1月后手指冷感渐消,数月而愈,至次年冬季并未复发[摘自《东洋医学杂志》1985;35(2):5」。

日·镰野俊彦(日本汉医学家)

以桂枝茯苓丸治疗持续腰痛2周以上者20例。服药2~8周。治疗结果:显效4例,中等改善6例,轻度改善6例。总有效率为80%。认为桂枝茯苓丸对外伤性腰痛效果佳[摘自《新药与临床》1980;29(9):1493].

日·石丸中之(日本汉医学家)

以桂枝茯苓丸作散剂,每日1.5克。治疗20例经期综合征(月经来临时或月经期间,感到腹痛、腰痛、恶心、呕吐及自主神经功能失调所致的“主诉不定”症状等)。治疗结果:80%的患者病情减轻,特别是对消除“主诉不定”症状,效果较好[摘自《产妇人科》1979;46(7):1281.

日·金田屋章(日本汉医学家)

以桂枝茯苓丸治疗卵巢囊肿(盆腔内有114毫米×103毫米厚壁包裹的囊肿)。连续治疗5个月,经CT检查肿瘤消失[摘自《东洋医学杂志》1991;42(1):73_.

日·中村谦介(日本汉医学家)

以桂枝茯苓丸合柴胡桂枝汤,治疗慢性鼻窦炎,效果好。又用桂枝茯苓丸可以治愈膀胱炎、胃炎[摘自《汉方临床》1982;29(3):26]。

日·镰田庆市郎(日本汉医学家)

以桂枝茯苓丸,治疗一高中女生,每周鼻出血2~3次已数月,属实阳证,郁火上冲,每日服桂枝茯苓丸5克,服2周痊愈[摘自《汉方临床》1981;28(5):7.

日·绪方玄芳(日本汉医学家)

以桂枝茯苓丸加薏苡仁、当归、川芎、生地黄、大黄。治疗酒渣性痤疮(面部皮肤粗糙,有红黑色丘疹,瘙痒)。水煎服。数月获痊愈[摘自《汉方临床》1978;25(3):273.

日·坂口佳司(日本汉医学家)

高脂血症患者在饮食、运动等基础疗法与西药治疗的基础上,给予桂枝茯苓丸。结果TG、TC明显降低, 而HDL-C则增加, 或者尽管TC降低, 而HDL-C无变化(摘自《中国中医药报》2001年5月30日第3版)日·安井玄叔、三浦宗春

以桂枝茯苓丸加甘草、生姜,组成“甲字汤”。主治淤血。(摘自《日本历代名医秘方》第26页)日·吉益为则(东洞)(日本汉医学家)

桂枝茯苓丸,治拘挛上冲心下悸,及经水有变,或胎动者(摘自《方极》)。治漏下不止,胎动在脐上者。妇人冲逆头眩,或心下悸,或肉睏筋惕者,兼用夷则。(大黄桃仁海浮石)经水不利,面部或手足肿者,汤或散而服之,夷则或抵当丸兼用。病有血证之变,手足烦热,小便不利者,兼用夷则(药名)(摘自《方机》)。

日。浅田惟常(宗伯)(日本汉医学家)

此方主去淤血所成之癥瘕,故可活用于淤血所生诸证。原(张仲景)加甘草、大黄治肠痈。余门加大黄附子,治沥痛及打扑疼痛。加车前子、白茅根,治血分肿及产后水气。又,此方与桃核承气汤之别:桃承为如狂小腹急结,此方则以其癥不去为目的(摘自《勿误药室方函口诀》)。

日·有持常安(桂里)

①此方用于产前则催生,用于产后则治恶露停滞,心腹疼痛,或发热憎寒者。又出死胎,下胞衣,胎前产后诸杂证,功效不可具述。②产后气喘为危证,方书称败血上攻,其面色紫黑者,急用“桂苓黄汤”(即本方加大黄)(摘自《古方临床之运用》第24页)。

日·尾台元逸(榕堂)(日本汉医学家)

治经水不调,时时头痛,腹中拘挛,或手足麻痹者,或每至经期,头重、眩晕,腹中腰脚疼痛者;又治经闭上冲头痛,眼中生翳,赤脉纵横,疼痛羞明,腹中拘挛者。又妊娠跌仆,子死腹中,下血不止,少腹挛痛者,用之胎即下。又适于血淋、肠风、下血皆效。以上诸证,加大黄煎服为佳。又治产后恶露不尽,则诸患错出,其穷至于不救,故其治以逐淤血为至要,宜此方(故产后恶露不尽者忌用———编者加)(摘自《类聚方广义》)。

日·大塚敬节(日本汉医学家)

在流产后刮子宫内膜以后发生静脉炎。左右脚浮肿经久未能治愈,但用此方即迅速获得痊愈。

结核性腹膜炎,下腹部硬结,尤在左腹直肌位置者,用之有效。疼痛者用之亦佳。

汗疱,由于妇人卵巢功能障碍之手掌角化证,用此方加薏苡仁有著效。如病人稍有贫血倾向并体质虚弱者,可用当归芍药散加薏苡仁,有时有效。

面炮(痤疮)较轻症时,用桂枝茯苓丸加薏苡仁有著效。

可以认为,桂枝茯苓丸为桃仁承气汤中去甘草、大黄、芒硝,加牡丹皮、茯苓、芍药代替之方剂。故适应证虽如桃仁承气汤,但无便秘倾向。一般症状亦缓和,在下腹部有肿块,触之有抵抗压痛,但不能证明有桃仁承气汤腹证之急结。

本方广泛应用于妇科疾患,尤其在子宫炎及附件炎等。如子宫内膜炎、子宫实质炎、子宫周围炎、卵巢炎、输卵管炎、月经不调之各种障碍、月经困难、流产后出血不止、子宫肌瘤、腹膜炎、打扑症、痔核和睾丸炎等(摘自《汉方诊疗实际》)。